白虹贯绝十九都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全职/叶翔相关】文手十五题

1. 最擅长的写法/梗是什么?回答并试写一小段(几句话或一个片段均可)

 日常撒糖吧(……)


天气太热。

孙翔坐在一张老头摇椅上,穿一件浅蓝色的T恤,都给汗洇湿了;额头连带鼻尖上也湿漉漉的,带着汗咸味的潮气。

叶修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他的小恋人在如此艰苦卓绝的环境下……打音游。

叶修无奈地笑了笑,把桌上的宣传册抓起来,给孙翔扇风。

“嗯,再大点力……啊,舒服……啊,靠,卡了……下面点,啊对。”

孙翔倒是舒服得直哼哼,叶修怎么听都觉得不对劲,最后把手里的临时扇子一丢,捏住孙翔的下巴就亲上去。

“唔、唔叶修你他妈……我靠光天化日你要干什么!!……啊……”

 


2. 最不擅长,但非常喜欢读到或者看别人玩的风格/梗是什么?请描述一下。

 大概就是巫哲太太《狼行成双》《撒野》那种风格吧,强推一下!反正我写不出来……

还有永红太太的非常好看的风格x

 

 

3. 有没有雷的梗?请描述一下。

 替身/强x/秀色/冰恋

 

 

4. 请用第三题的答案写一段你ship的CP,不能写得你自己认为雷。

 做不到der,再见(。)


 

5. 有没有不吃的CP或者接受不了的拆逆?

 伞修伞吧。



6. 针对第五题的答案,如果接受不了,是否接受友情/亲情向?如果可以,试写一小段。

 友情向√If线请注意!

 

“哎哟我去……沐秋你还行不行啊?”叶修啧了一声,趁着原地复活的冷却时间把嘴上叼着的已经燃到烟嘴的香烟在带水的纸杯里淹灭。

苏沐秋哪能背这飞来横锅,冷笑着的同时手指飞快敲击着键盘,放出漂亮的一记卫星射线:“推锅给我?说,谁给你发的消息?”

“捡了材料麻溜儿快跑啊,我回复活点先。”

“我去,叶修你别带话题啊!”苏沐秋手上不停,操作着角色跑动,直到回到了安全区才停下来,转脸看着叶修——还不忘先从旁边烟盒里掏出根烟来点上,他叼烟水平略逊于叶修,不太敢在抢野图boss时跟着叶修这么干,怕毁键盘。他抛着手里握的打火机,因为嘴里的烟而使得说话声音含糊不清:“是不是那个新人小朋友啊?”

“哪个?”叶修装傻。

苏沐秋装模作样拍了一下桌子,抬手点点叶修:“你再装?就那个姓孙的,呃,叫孙翔来着?个子很高长得也挺好看的……”

“哎哎哎打住,”眼见苏沐秋要继续详细描述下去,叶修也不能再装傻了,把新点上的烟取下来吐出一个烟圈,这才不紧不慢地回答:“嗯,他还挺可爱的吧。”

“哟哟哟?”苏沐秋抱着手臂,挤眉弄眼地笑了起来,“春心萌动了哇?”

“不能吧,八字都还没一撇呢?”

“有那一撇的时候记得先跟兄弟吱一声啊。”

“不了,不用您老费心。”

 

 

7. 自己的文风能否做到多变,为你的CP试写两个画风迥异的片段,可以贴已有的旧文。


 叶秋——啊,当然是出道时偷用了弟弟身份证的叶修,为了方便我们下文将直接称呼他叶修好了——他想,即使上天为了打击报复一下他这个十八岁就顺风顺水拿到一个荣耀联赛冠军的年轻有为的帅哥,这事未免也太离谱了吧。

他转过脸看着自己这张狭小单人床,旁边侧睡着一个眉眼俊朗的少年——他看起来睡得不好,眉头皱着,嘴唇抿着,但还是挺可爱的……

不,等等,可不可爱不是重点吧!

叶修从床上下来,纠结了好一会儿才拿起床头柜上自己的烟盒,抽出一支,点燃。

不,并不是事后烟什么的。

“哈啾——!”

对方被烟味呛醒了,同样从床上坐起来,揉着自己惺忪的睡眼,因为缺乏睡眠而整个人显得呆呆的:“你谁……诶叶秋?!”

后面半句尾音上扬到走调。

叶修抽完最后一口烟,把烟头往昨晚上喝剩下小半杯水的纸杯里一捺,颔首:

“粉丝是吧,你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你溜门撬锁跑来嘉世宿舍不好吧。”

粉丝???

刚接手一叶之秋神级账号卡的孙翔做了一夜走上人生巅峰迎娶苏沐橙的美梦后,在早晨七点陷入了懵逼。

——【叶翔】震惊!十八岁的那个他竟然……



叶修到达那个青石板铺就的古旧码头时,天色近暗了,显出一种灰蓝色的静谧来;月亮虽然还不很分明,总归是有的,隐约有了个圆盘的形状,颜色却苍白,并不美。

水边只余了最后一只乌篷船,船尾有个人影,持了支长篙正只手解着缆。

叶修便提高了声调,道:

“……且慢!”

那人停了动作。

近了,叶修方看清,那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个子在南方人中算是顶拔尖,只是瘦,大约是营养不良所致。

少年似是有点阅历,见叶修身披浆洗得笔挺的军服,也毫无胆怯,扬着眉,表露出些微不耐的样子。

“可是去看戏?”

少年反应不及,短促地“唔”了一声,缓和了语气应道:

“……是的。”

“行好,捎带我一程罢。”叶修便笑,一只玲珑的黄铜烟斗不遮不掩地夹在手里。

他语气里一下子充满惊疑,话里吴音更显然了,却不难听:

“我不认得你!”

“别家船走尽了。”言下之意便道自己只是没另选罢了。

少年的面色还是踯躅,想说而终于未说,一点头,勉强道:

“好罢!”

叶修从岸头跳下,踩得那老船吱呀一叫,一圈水波依船为中心荡了开去,融在湖水里不见。

年青的船主熟稔地解了固定用的粗麻绳,竹篙一点,船便悠悠离了岸,温驯得很。

“听你口音,不像南方人。”

叶修进船舱,竹片细细编成的船篷虽然年头久远,却还能闻得一点桐油的味气;他弓着腰,很小心地不去碰那些老旧得似乎极易散架的器具,又看到个小火炉子,寻常人家煎药用的那种,上头正温着一锅粥,锅巴掌大,没有盖,毫不掩饰热腾腾的白汽从锅里喧嚣起来——说是粥,大约也就是一碗米汤,稀的,清清白白水面够给黄花闺女当面镜子照;旁边有把竹头小板凳,他俯身正待拿,身后少年尖细的嗓音急急地响了起来。

——【叶翔】旧事

 

 

8. 有没有坑过文?坑品如何?

 坑过一堆,坑品很差(。)


 

9. 请为被你坑过的读者写一个片段,内容是你喜欢的角色向其他人谢罪。


 “啊?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啊?”孙翔挠了挠头发,一脸茫然地看向已经准备好的摄像和录音设备,因为猝不及防的紧张,他的眼睛飞快地眨了几下。

“挖坑又不是我的锅……为什么要我来道歉?”

新晋的小斗神仍然是满脸费解的模样,不过倒是略微放松了下来,拿着工作人员给的……呃,旺仔牛奶,用吸管戳着喝了起来。

“要我说啊,就应该找那个无良作者啊?毕竟我们也算是受害者吧?比如收到了剧本结果告诉我们因为作者的懒癌而使得整个计划流产什么的……我们也超绝望啊!感情都酝酿好了!”孙翔说到激愤时,手上一用力,还剩下半罐的旺仔牛奶盒子被捏扁了,乳白色的液体从吸管口飞溅出来正好喷在他的棉质T恤的领口处,以及——孙翔同志的锁骨位置。

“不好意思,节目采访就这样吧,我带孙翔回去换衣服了。”叶修保持着非常平板和冷淡的笑容,对着镜头说。

本次采访到此结束——

 

 

10. 有没有出过本子?如果有出本的想法,请贴一段现有的文中你认为最惊艳,最能作为本子风格宣传的片段,不能太长。

有,不过都是很少很少印量,否则铁定糊墙好么……


 “叶哥,不好意思啊,一来就占了你的位置。”

孙翔坐在嘉世队长专属的座位上,两条笔直长腿交叠,微微翘着脚看上去着实嚣张;他虽然是在和叶秋说话,但目光只投向和叶秋一同进门的苏沐橙身上。

他比琥珀色略深的瞳仁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嘉世其他队员对于孙翔说的话自然是一阵附和,一口一个翔哥叫得很是顺溜;而苏沐橙精致的脸上露出几许愤懑来。

孙翔戴着黑色半指手套的右手扣起食指在桌面上敲了一敲,他毫不掩饰自己神色里的志得意满——他也无需掩饰。

叶秋在俱乐部经理的要求下将账号卡递给孙翔;他惯常满不在乎的眼神流露出几分不舍,连带那双手也颤抖着。

“放手吧叶哥。”孙翔本就生得唇红齿皓,锋利的眉眼天生含着讥诮,此刻他勾起唇角来露出一个笑容,嘲弄意味更深了,“看看你的手,居然抖成这个样子。这样的一双手又怎么能发挥出斗神的实力呢?还是让我来吧!我会让斗神的名号再度响彻整个荣耀的。你?退休啦!”

叶秋的手停止了颤抖,他张开嘴正要说话,面前的孙翔突然低下头,脸颊和耳根一息间涨得通红,肩膀微微颤动着,明显一副忍笑的模样。

——【叶翔】茶树菇鸡丝粥


 

11. 上面写了那么多,累不累?

copy 不累(……)



12. 以上写的片段里的CP是否都来自一个fandom?如果不是,多久爬一次墙?认为自己是专一型的写手吗?

我觉得我已经算是非常专一惹(。)

爬墙的话一般也不会放弃之前喜欢的cp的。



13. 有没有无论墙头如何变化都能玩到一起的好基友。大声说出对方的名字。

 陆沉!……

 

14. 请为认真读这份问卷的喜欢你的读者卖一份自己的安利,贴一篇目前为止自己认为最满意的作品。最好贴链接地址。

 家有一妹如有一宝

 

15. 请推荐一位你最欣赏/最崇拜,或者风格与你最合得来的其他写手,可以附上ID和主页或作品地址。

我女神

我情缘



16. 邀请他/她也来填一填这份问卷如何?

 @陆沉 !

评论(4)
热度(32)
© 白虹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