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绝十九都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全职/叶翔+全员向】震惊!在校大学生竟然是……


—和情缘缘的联文。虽说是联文,其实也就是各写各的(。)我负责的是兴欣轮回为主,其他cp向自由心证……当然我主吃战法组三角,站这个绝对有糖吃(。)
—现代修真paro,片段式,设定基本在文中都会交代;题目是暂定!暂定!
—七百粉大感谢🙏🏻🙏🏻🙏🏻
————————————
1.0
高数课。
孙翔正单手支着脸在地中海老师的嘚啵声中神游,桌兜里的手机突然震了一下。
“采荷路xx号要清扫一下,算是提前的期末考吧,好好努力哟。”
署名是一个叶字。
孙翔啧了一声,用捏着笔的右手的小指按了几下屏幕,把消息删掉。
“昊子,”孙翔说道,“今天晚饭你自己去解决啊,我不跟你一起了。”
唐昊愣了愣:“你干嘛去?”
“有点小事。”
毕竟他俩从高中开始就一直黏糊在一起……呃,这个措辞似乎有点不对,总之两个人基本上是形影不离。不过到了大学似乎有点不对劲,孙翔总是在饭点找借口跑,还晚归。
唐昊眯了眯眼睛,察觉到了什么不妙的事。
孙翔,这小子,背着他搞对象?!
太不够兄弟了!!
唐昊暗叹自己机智,决定晚上跟踪,啊不对,是顺路瞧瞧,孙翔女朋友长什么样。

1.2
孙翔背着个双肩包,蹬着辆红色的共享单车,边哼歌边照着叶修给的地址骑过去。
到了地方,他只觉得阴气森森,脊背凉嗖嗖,却什么都没有看见。
“啧,道行还不够啊……”孙翔很不甘心地嘀咕一声,摸出一副黑框眼镜戴上,“来吧,成为小爷的经验值!”
“孙翔……?!”
——我靠?!
孙翔吓得手一抖,刚捏好的诀立马散了,还差点把崭崭新的符咒掉到地上。
唐昊这狗儿子怎么跑来了!!

1.5
唐昊脸色不太好,因为他刚才看见孙翔身边围着一圈什么青面獠牙的东西,怪吓人的……但是他一出声,孙翔眼睛望过来之后,又什么都没有了。
他迟疑着开口:“我靠?孙翔你看见鬼没?”
“……等会儿,你手上拿的什么?”
“呃,啊,你看错了。”孙翔双手往后一背,手指飞快动了几下把符纸折好塞进衣袖筒里——感谢天感谢地,他在浅蓝色T恤外,还套了一件长袖外套。
“你躲什么?”唐昊拧巴着眉看上去有点凶,抓着孙翔肩膀探过头去找。
“都说了什么都没有啊,你、你出现了幻觉吧?”孙翔不太习惯扯谎,说话有点结巴,同时还干笑了几声以掩饰奇妙的尴尬。
“……???”唐昊不甘心地扒拉了一下孙翔的手,什么都没发现,只好拽着孙翔往回走,还不忘吐槽一句,“你今天怎么怪怪的,还戴着眼镜装斯文?”
“你才装斯文……”
孙翔回头又张望了一眼,心说今天大概是没法解决了,掏出手机给自个儿名义上的师兄发个消息简单说明情况,而后毫无心理负担地和唐昊勾肩搭背去吃麻辣烫了。

1.8
正上晚自习的邱非接到了一个短信。
“我晚自习请个假,作业放这儿了。”邱非收拾起书包来。
同桌卢瀚文是个眼睛大大的挺可爱的男孩子,趁着班主任没在监视,刚把俩薄荷糖丢进嘴里,闻言差点没噎住:“咳咳……你又请假啊?”
邱非有点心塞地想,是啊,为什么是“又”?


2.0
孙翔,名校R大土木工程系大一生,面临人生大危机。
“哎呀我说孙翔,你好歹也是学过工程制图的吧?怎么画出来的符这么糟糕?偏差这么大,实战里效用肯定会被大幅度削弱的,也可能干脆不生效……”
“叶修,闭上你的嘴。”孙翔气得额头青筋直蹦,索性丢开手里已经被握出汗的蘸满朱砂的兔毫,以免不小心损坏了笔身。
要冷静,杀·人是犯·法的。
叶修往沙发里瘫,嘴里咬着刚点上的香烟:“说起来你去年工程制图考几分来着,我记得是刚刚及格线啊?”
他随手指了指正好推门进来的邱非:“要多向你大师兄学习……”
大师兄三个字还咬得特重。
邱非眨了眨眼,一脸茫然。
孙翔忍了一忍,最后还是开口说:“要不是你这个当师父的为老不尊,一年都不出现几次,我……”
“嗨,我当是怎么了,原来小徒儿想念为师了啊,乖啊乖啊不委屈。”
“叶修——!!脸太大了!!”
下半年升高三的孙翔他大师兄,也就是邱非,去了趟厨房,从冰箱里取出三支昨天买回来的巧克力口味可爱多。
“啊,小邱真是好孩子。”叶修乐呵呵地接过来。
“我要草莓的。”孙翔被叶修气得不轻,余怒未消地抱着手臂鼓着脸,还特意站起来换了个位置坐——为了离叶修远一点。
叶修批评教育道:“你大师兄都给你拿了,还挑三拣四的。”
孙翔怒:“这是我买的!!你吃着还那么多话?!”
“徒弟孝敬师父不是应该的吗?”
“我和你断绝师徒关系!现在,立刻,马上!”
邱非舔了舔被冻得硬邦邦的冰淇淋,心说平常各自都挺正常的两个人,怎么一碰面就都这么幼稚了?
啊,这大概就是爱吧。邱非同学自认为明白了什么真相。

2.5
“说起来,之前的期末考试你挂科了啊。”
叶修和孙翔各占据在沙发的两边,以不同的姿态吃着冰淇淋;而邱非作为分界线一般坐在正中间,一本正经地看着中央四频道。
孙翔听了这话先愣了一下,然后立马跳起来:“凭什么算我挂科!我那是意外……呃?”
“……蛋筒碎了。”邱非冷静客观地陈述事实。
叶修托着一盒纸巾:“孙翔同学,求我,为师就给你纸。”
“叶修,你醒醒吧。”孙翔冷笑一声,直接转身去厨房丢垃圾以及洗手。
“……咦,小朋友变聪明了,不好骗了。”

2.8
“孙翔啊,暑假要不要跟着你师父去打工啊?”
叶修叼着根香烟,脸上的笑容如春风般和煦……并不可能。
孙翔明白这打工当然不是字面上的意思,只是有点奇怪叶修为什么会想带上他而不是带邱非。
“嗨呀,小邱不是准高三要补课了嘛,当然不能去啊。你知道的,我这么个身价,总不能让我自己拖行李……喂孙翔!!别打!”
合着我就是个拖行李的!!孙翔愤愤,一拳揍向叶修。

评论(6)
热度(93)
© 白虹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