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绝十九都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全职/叶翔】晚来风


—叶翔师徒年上+兽化点文,@岁末雨凉 @渔舟唱晚young 古架au,其实算不上什么兽化吧,确切说是妖精设定。
—题目随便开的,不要按照原词的意境去理解。
—最近不产粮主要是懒癌,嗯嗯。以及忙本子的事情非常之焦灼。写完这篇后就去弄本子啦,抱歉各位!
————————————
“喂,叶修?”孙翔偏过头去看叶修手里的东西,是一把半旧的白色油纸伞,破落得很,“这是什么东西。”

彼时他们刚刚离开一处名为嘉的小镇,那是一个曾经非常繁华、而如今逐渐衰败的地方,叶修手上的油纸伞正是从那里得来的。在得到它之前,叶修还特意支开了孙翔,因此孙翔对于这把伞的来历好奇得不得了。
叶修也偏脸很是漫不经心地瞥了眼孙翔,从口袋里摸出一把烟杆,往烟斗里塞了点劣质的烟叶后默默点着了火;孙翔完全没有看到叶修使用法术的任何迹象,那火就自己燃了起来,仿佛它本就应该在此处安静地燃烧。
这也是让孙翔觉得非常怪异的地方——据他所知,叶修分明是传说中不老不死的神兽,居然还会如此贪恋凡间的这一种……说是俗物,应该也没什么不恰当的吧?而且依赖得不得了,每天几乎都不离手的,真是太奇怪了。
叶修咬着烟嘴,把那柄伞用一个布袋收起来背到身后,这才含含糊糊回答了一句:“告诉你你也听不懂。”
孙翔被看轻了有点恼,一双桃花眼瞪起来正要开口,却见叶修手上终于腾出空来,紧接着往他头顶心一按:
“小心点儿,耳朵露出来了。”
“唔……!”孙翔愣怔一下后也抬手摸了摸脑袋上不自觉出现的一对毛茸茸的耳朵,底气有点不足,“还不是因为你!”
他运转灵力,重新把耳朵收起来,内心却还在犯嘀咕——明明没遇到叶修之前,化形都不会出问题的,叶修果然是扫把星……哼唧。
叶修大概是不知道这个新收的小徒弟正在心里诋毁他的威严,还在美滋滋地嘬着烟。

小镇地处江南水乡,溪流河湖不知凡几;两个人租了条船,打算藉由水路行上一段,也算是体味过江南风光了。
叶修是没什么问题,可孙翔的日子就难过了——他好歹也算是大猫,虽说不至于怕水,但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在船桨拨动下水纹一圈圈荡开去,心里也总不是很舒服,只好躺在船头仰望晴空白云,将日子过得寡淡无味——比以前在深山修炼更无聊。
孙翔心想:叶修这个狗东西。
他不会骂人,就这么一句“狗东西”还是下山后听一家客栈老板娘骂她夫君的时候学会的;而且也就听了一耳朵,紧跟着叶修就使了术把那些个骂人话都隔绝在外了。
在船那头的叶修就打一个喷嚏,继而问道:“孙翔,你是不是在心里偷偷骂我来着?”
孙翔翻了个身,在柔软温和的阳光里将睡未睡,嘀嘀咕咕回了一句:“骂你的人多了去了,也不差我一个……”
“睡什么啊你,就这点修为,谁睡觉也轮不到你睡觉啊。”
叶修也不知道打哪儿弄来一颗石子,随手一抛居然精准地打到了孙翔脑袋上。
“叶修……!!”
孙翔一骨碌翻身坐起,气得咬牙切齿。
“要叫老师……哎哎别扔!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还是少年模样的小豹子孙翔低头瞅了瞅那颗石子,却见它圆润洁白,不像石头,倒像颗什么丹药。
“对啦,这就是仙丹,请对你老师的慷慨大方感恩戴德吧,跪下来感谢也可以。”叶修盘腿坐着,单手支着脸颊望向孙翔。
孙翔小声嘀咕:“怕是毒药吧……”
叶修:“我是那种人吗?”
小徒弟鼓了鼓脸颊,黑白分明的眼珠子略微转了转,将丹药收进了口袋里。
“然后我们到哪儿去?”孙翔似乎是觉得这样说话很不方便,站起来掸了掸衣服上的尘土,就往叶修那边走去。
“你想去哪儿?”
叶修往边上让了让,给孙翔留下一席之地;孙翔原本没打算坐他身边,这下连两道英气的眉毛都拧起来,不情不愿地坐了下来。
“你问我干嘛?难道还要听我的意思?”孙翔很不客气地瞪了一眼叶修,权当出气。
“是的啊。”叶修一本正经道,“我这么宠徒弟的人……”
话还没说完,他已经被孙翔啐了一口。
“哎我说,你个几百岁的小家伙能不能对前辈兼老师放尊重一点?”
“为老不尊……不是,你等等!那是我的……”
“储备粮?”叶修捏着手里已经冷透的肉包子接道,“小可怜,活的这么辛酸啊?”
“没把你吃了就不错了!”孙翔像是被发现了什么很不堪的小秘密,尴尬得耳根都有点泛红,张牙舞爪以壮声势。
叶修闻言乐了,伸臂敞怀作接纳状:“来吧,我可爱又可怜的翔宝。”
“……”孙翔被他恶心到了,下意识把自个儿屁股往后挪了挪,“叶修,你是不是不太对劲……”
“我们翔宝这么呆的,太没意思了。”叶修摇头,边笑边用灵力微微加热手里的那个包子,肉馅的香味很快散发出来。
他其实说了假话。
——哪里是没意思,简直太有意思了。
他把热得刚刚好的肉包塞进孙翔嘴里:“省着点吃啊,这是你这几天唯一的口粮。”
孙翔本来因为香喷喷的肉包入口,高兴得眼睛都弯起来了;却又因为叶修这句话惊得手一抖——腮帮子塞着包子而变得鼓鼓的,有点不太好开口说话,他就用眼神质问叶修:凭什么?!
叶修解释道:“修道之人不重口腹之欲。你看,你都这几百岁了,居然还学不会辟谷,可能这就是你化形总是会露馅的原因吧。”
“所以作为你老师要好好教育你,这样没有问题吧?”
“……”
孙翔费了点劲把一口包子咀嚼完咽下去,抬眼看着已经站起身来的叶修。
为了我以后的伙食。
“我们还是断绝师徒关系吧。”


—End.
后续取决于热度吧xx
*一些有的没的设定。
孙翔是一只化形不满百年的小花豹,以前在山里修炼的时候暗恋他的小姑娘(?)可多了呢,哼哼,尾巴都翘起来了x
唐昊是隔壁山头的虎子,天天跟孙翔打架,两人结下深厚的(打架)友谊。
刘小别是另个隔壁山头的竹妖,是最早溜到山下放飞自我的妖怪,下了趟山之后就把自己打扮得绿油油——青绿色的袍服,还在腰间佩剑,据说这是人类标准的“君子”。被孙翔大肆嘲笑,理由是打架不方便。
袁柏清和刘小别是同个山头的妖怪,据说是一种非常名贵的药材,因此他每天都以身价高而(假装)鄙夷孙翔为首的土包子妖怪,实际上没人知道他到底是什么品种。
邹远是再另个隔壁山头的花妖,也是至今没人说得清品种的那种,非常香但是颜色很淡,算是脾气好的了。

评论(24)
热度(58)
© 白虹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