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绝十九都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凹凸/雷安】震惊!「海盗团」雷狮明怼暗恋「骑士」安迷修……?!

——爱豆pa……说好的不入凹凸,最后不仅入了还要产粮。打脸好痛。

——第一次写,感觉ooc……双向暗恋的,不ooc是不可能的(喂

——但是雷安真的好好吃!!找到双杰的替代品了(不)

————————————————————————

  “……听说最近「海盗团」的主唱雷狮在微博上为你发声了哦?一直以来你们两位表面上关系都很差呢,事实情况真的如此吗?”

  “啊……”被提问的那个人眨了眨眼睛——那是在雷狮看来,难得的不让人讨厌甚至心生喜爱的东西——而后露出了无奈的微笑,“其实我……”

   嗤。

  雷狮冷笑了一声,不等剩下的话说完,就把屏幕上显示的视频直接关掉:“虚伪。”

  旁边扣着耳机的卡米尔投来略带幽怨的目光。

  “……”雷狮坚持了很久,终于忍不住开口,“不会有下次了。”

  卡米尔缓缓地垂下眼,把自己看到的一排字照本宣科读出来:“网传原创音乐组合「海盗团」主唱雷狮明怼暗恋安迷修……”

  雷狮拍案而起:“哪来的网传!”

  在卡米尔的凝视下,雷狮坐了回去,双脚搁在身前的小桌上:“我只是看不顺眼那些明明自己一事无成,还对安迷修评头论足、指指点点的东西,嘁。”

  意思就是安迷修只能你怼?卡米尔心想。

  “算了,懒得提他。”雷狮摸起一边摆放的电吉他,随意拨弄了几下,“新曲进展如何?”

  “没问题,可以准时完成。”

  “嗯。我出去逛逛。”

  “……哎?啊。”

  

  雷狮戴着个能挡住半张脸的大墨镜,去到街角的那个自动贩售机买酒喝;但是不凑巧的是,他向来喝的那个牌子的啤酒已经售罄了。

  “啧。”雷狮捏着拳头在有点蒙尘的玻璃面上轻轻捶了一下,正考虑着要去哪里买酒,却听见后面异常聒噪。

  雷狮转过半个身子去看:哦豁。

  当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这可不就是安迷修吗?

  那个圈内有名的「骑士先生」此刻穿着“清新淡雅”(雷狮语)的白衬衣,也同样戴着墨镜和一顶鸭舌帽,正被一群女孩子围在中心,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把刘海都打湿了,一缕一缕黏在前额,看上去倒有几分可怜的样子。

  哈哈。

  这一片是著名的「明星区」,在街上走走有很大几率就能看见时下最红的演员或者歌手;那几个女生大概也就是来碰碰运气——而对于安迷修来说,就是运气实在糟糕,那些粉丝明显不打算轻易放他走,按照安迷修的性格也根本不可能对她们说什么重话。

  太有意思了。

  雷狮把准备好的十元纸币塞进自动贩售机,随便选了一款看起来不那么诡异的饮料。

  饮料瓶子咕咚一下撞到出口挡板的时候,他听见安迷修隐隐约约的声音传过来:“今天能遇到几位可爱的小姐我很高兴,但是实在抱歉,我还有别的事情……所以合影后可以让我离开吗?”

  他弯下腰拿出饮料,又一手抹走掉下来的几个硬币的找零,心说,面对粉丝还得放低姿态去求,这混得也太惨了。

  安迷修这副样子让雷狮觉得挺爽,又混杂着几许奇异的不愉快,他嗤笑了一声,拧开瓶盖。

  呸,难喝。

  诡谲的甜味混杂着苦味,黏腻恶心的味道点燃了雷狮脑内的导火索——那明亮的火苗将他心脏里潜藏的火药直接引爆,炸开成一片白灿灿的烟花。

  在此一刻,雷狮难得地思维短路了——就如同那一次在微博上用本尊大号直怼黑安迷修的人一样——他将手里重新拧上的饮料往垃圾筒里一抛,大跨步地走了过去,拨开几个女生,攥住了安迷修的手腕。

  安迷修的皮肤上有一层薄薄的汗水;雷狮想他本来应该觉得恶心,但是并没有,反而当他听见女孩子压低的惊叫时有种愉悦的生物电流直达大脑皮层。

  “有事,借过。”

  他直接把安迷修拽走了。

  两个人走出十几米远,才听到身后传来小姑娘兴奋的尖叫。

  “天哪,那个是雷狮吧?!”

  “呜呜网传不会是真的吧……天下好男人都被同样好的男人娶了。”

  “不能吧,我不相信!绝不!”

  

  “呃,雷狮,谢谢,但是请放……”

  安迷修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雷狮已经像躲避病原体一样飞快甩开了手。

  “……”

  安迷修没什么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揉了揉自己的手腕腕骨。

  “哈。”雷狮勾起一边唇角,轻轻笑起来。

  其实雷狮就觉得这一点特有意思——对待几乎所有人都温文谦和、彬彬有礼的安迷修,在他雷狮一·个·人面前会出现被气到的样子,生动得不得了,这种情况让他内心的占有欲得到了充分的满足。

  他们俩保持一前一后两米远的距离,但是始终没有分道扬镳。

  “恶党,”安迷修突然紧赶了一步,上前搭住雷狮一边肩头,“我请你喝饮料?”

  雷狮扫了一眼路边的「Breaker」,暗啐这是什么小孩子才喝的饮料,但还是作出无所谓的神色点了点头。

  “然后,谢谢。”安迷修的表情很认真,然而正是这种模样令雷狮感到十分不快,就仿佛是大夏天吃到了一口坏掉的西瓜瓤,“不管是之前在……”

  “行了。”雷狮沉下脸色打断了他,“随手而已。”

  安迷修薄薄的嘴唇略微开阖了几下,尴尬地抿了起来。

  雷狮想:安迷修果然是这样的傻逼,就算明知道道谢了也不会有什么好态度,也非要说这种话来让自己尴尬,活到这么大真是太不容易了。

  这么一思量,他就深深同情起安迷修了。

  哪样的家长教得出这个傻儿子啊?难怪还被粉丝欺负。

  “走吧。”他用拇指斜指向「Breaker」的大门来表达自己的意愿,“你不是说要请我喝东西么,「骑士先生」。”

  安迷修的眉毛拧了起来,大概是觉得雷狮如此称呼实在是有够嘲讽,但是谁也没规定过,之前关系不太好的人不能用粉丝给的称呼叫他,对不对?他只能嗯了一声,跟在雷狮身后踏入大门。

  

TBC.

  

后续看心情(淦)

评论(2)
热度(89)
© 白虹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