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绝十九都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凹凸/雷安】不许碰(上)


—灵魂互换梗,未公开但是已交往前提,但是保守如安迷修,他们目前只有拉拉手亲亲嘴的程度。
————————————
一。安迷修
安迷修一向有早起的习惯,不过这次他前一晚实在太累了,以至于醒来的时候还是迷迷糊糊,没能及时发现自己身处的环境有了一些诡异的改变。
“大哥,今天起好早。”卡米尔在沙发上打游戏,听见门打开又关上的细微动静,抬头道了声早。
“早……啊?”
“大哥”、卡米尔、沙发?
安迷修僵在原地好半天,缓缓低头,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地发现自己穿着一身非常眼熟的黑色紧身衣。
……哦呜。
安迷修眼前一黑。


二。雷狮
雷狮在梦里翻了个身,结果额头被冷冰冰又硬邦邦的东西磕了一下,惊醒了。
“啥玩意?棺材?”
雷狮很费劲地支起上半身,脑袋就已经顶到了所谓的“房顶”;他只好翻过来慢慢倒爬出去。
墙壁上明晃晃用通用语写着「胶囊旅馆」。
一瞬间雷狮脑子里出现了多种可能性,直到他无意中看见自己的双手。
……是安迷修的手没错。
两人确认恋爱关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在「肉·体」上仍然止步于牵牵小手以及如同小孩子玩闹的亲吻;因此雷狮对安迷修的双手的熟悉程度仅次于对自己的手。
身体换了?
雷狮又揪起自己的鬓发确认——的确是安迷修棕褐色的发丝。
他审视着自己——或者说安迷修——赤裸的上身,毅然决然伸出了手。
先摸个够本再说!


三。安迷修
“你是谁……?”卡米尔敏锐地发现了「雷狮」的奇怪之处,略带警惕地开口。
安迷修还没想好是直接坦白自己并非正主,还是帮雷狮掩饰过去,一时间脸上显出几分纠结的神色——在卡米尔看来,已经不需要再次询问就可以确定这并不是他大哥,即使壳子再像。
“我是安迷修。”陷入困境的男人见状非常坦诚地陈述了身份,他用食指指腹轻轻磨蹭着颞骨位置,这是他常见的下意识动作。
卡米尔反而松了口气,片刻后轻声问道:“……那么大哥?”
“应该在我身体里吧。”
安迷修从衣架上捉起雷狮的外套穿上,拉链严谨地拉到了最上方,把整段脖颈遮住。
卡米尔:……
他又看了看那条被他自己无数次腹诽的头巾,犹豫半晌。
“带上吧。”
奈何安迷修实在不擅长如何把过长的头巾绑在头上,最后草草在脖子上缠绕了两圈当作了围巾。
卡米尔:……哦嚯。


四。雷狮
安迷修(in雷狮)带着卡米尔来到他自己前一晚入住的胶囊旅馆,发现雷狮(in安迷修)躺在「胶囊房间」里,只留出小腿在外头晃晃悠悠,看起来非常悠闲。
……并且仍然赤裸着上身。
原本属于安迷修的「躯体」上有一道道得益于体质而显得浅淡不起眼的伤疤,皮肤一如既往的白皙,只是莫名其妙多出来不少泛红的手印,想想也知道是谁干的。
“雷狮……!!”
被叫到名字的人眨了眨眼睛,还要故意假装道:“我是安迷修,如果可以的话请称呼我为「最后的骑士」……”
虽然他用着安迷修的语气说着安迷修的台词,但他的表情却是完全的「雷狮」,让人心生一种强烈的不协调感。
一旁的卡米尔露出“果然是大哥啊”的表情,实则心里却想着:看着安迷修的脸做出属于「大哥」的神色,好像还挺有意思的——?
他微微偏过头,就见「雷狮」的脸颊上泛起气恼的潮红,不禁被自己过于诡异的所见而吓得打了一个寒噤。
……还是赶紧让他们换回来吧。卡米尔如此祈祷着。


五。某不知名参赛者
大赛前五的雷狮和安迷修先生居然在餐饮区非常和平地吃着饭,我等围观的屁民都被吓到了:大家不管有没有吃过饭的、正在吃的还是已经吃完的,都停了下来偷偷窥伺。
围观一下,嗯嗯,雷狮吃的是鸡翅和烤肉,喝的是冰水;安迷修先生吃的是加倍辣的烤串,喝着冰啤酒。安迷修先生一边笑着一边把自己吃了一半的烤串递到雷狮的嘴边……
唔?!为什么捂我……啊!


六。某女性参赛者
「骑士」先生今天真的很奇怪。
先前安迷修先生在诅咒高地救过我,虽然对他并没有特殊的好感,但是我一直觉得,安迷修先生是一位温柔善良、尊重女性的非常有修养的绅士。
今天在交易区偶遇了安迷修先生和那个著名的「雷狮海盗团」的雷狮,我本想出于礼貌打个招呼,却被安迷修先生狠狠瞪了一眼。
呜呜,好凶……
反而是那个传闻中不好相处的雷狮,一脸抱歉地微笑着向我躬身行礼。
“对不起,这位小姐,他就是这样的脾气,让您受惊了。”
……我一定是活在梦里,我还要去餐饮区再吃一份蛋糕,呜呜呜。

TBC.

评论(1)
热度(41)
© 白虹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