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绝十九都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全职/叶翔】没有什么问题是一个鸡蛋仔不能解决的,如果有,就再加个冰淇淋球


—日常缺梗,我已经江郎才尽了😭(不曾拥有过)
—脑洞来源于之前lo主想吃鸡蛋仔却没吃到,所以给翔翔吃好了x
—老叶退役后+已恋爱前提,有bug但我不听,日常撒糖。
————————————
大概是晚上十点,叶修退了游戏,很突兀地站起身,把搭在椅背上的外套拎了起来:
“我出去一下。”
“哎?”苏沐橙腾出手在键盘空格键上敲了一下,把正在看的肥皂剧暂停,探出一个脑袋看向叶修,“你去哪儿啊?”
叶修沉吟了半晌:“陪孙翔吃夜宵去。”
苏沐橙是一开始就知道叶修和孙翔两人交往的为数不多的联盟选手之一,她带着笑喊了一声:“你也太宠他了吧——”
叶修笑了笑也没答话,溜溜达达就出去了。
他出去没多少远,就看见孙翔蹲在马路对面公交车站的遮阳棚下面——说是蹲也不确切,他大概是等得有点无聊了,一会儿坐在长椅上,一会儿又站着跺跺脚,叶修见他时正好是蹲着,手里捧着一个带香草味冰淇淋球的鸡蛋仔,慢条斯理一口一口咬着;新鲜出炉的鸡蛋仔散发出让人着迷的甜香,蹭到了叶修的鼻尖。
十月初的杭州算不上冷,但是秋风吹过也颇有几分凉意,叶修摸了摸鼻子,略感无奈打量着孙翔一身凉快的夏季打扮。
连个外套都不穿……还是说小年轻身体素质真有这么好?
孙翔收回望向某小卖部门口用绳拴着的大黄狗的目光,这才留意到叶修,左手举着鸡蛋仔咬了大大一口,右手冲叶修招了招。
“你好慢啊——”
叶修过去的时候孙翔已经着急忙慌地吃掉了最后一口,把装食物的纸袋子折起来塞进了裤子口袋。
“去哪儿吃啊?”
“你还吃得下?”叶修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摸出一根烟叼上,倒也不点——孙翔一闻烟味就咳,之前已经抗议了好几次让叶修戒烟;虽说没有彻底成功,不过至少叶修在孙翔跟前不怎么抽烟了。
孙翔斜睨他一眼,轻哼一声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指着自己道:“我,年轻人,多吃东西长个儿,懂?”
“……”叶修闻言颇觉心累地叹了口气,“可别长了,再长高我不得站在凳子上亲你?”
“我可以屈尊低个头什么的,叶哥别自卑哈。”孙翔大概是觉得扬眉吐气的时候到了——然而叶修也不认为身高优势有什么实际作用来着——好看的眉毛挑起来,连带眼尾也上扬,气势很是凌然,按照旁人眼光来看就是「锋芒毕露」,不怎么讨人厌,反倒勾得叶修心里一动。
他们正走的是条小路,普遍情况下可以用「人迹罕至」一词形容。
叶修伸手扯了扯走在稍稍前一步的孙翔的polo衫的衣摆。
“嗯?”
叶修就着对方回头的动作扣住了恋人的枕部,勾着他完成一个蜻蜓点水的亲吻。
“……”孙翔的耳根飞快地红了,“大庭广众的……!!叶修你脸呢?!”
叶修料想到会被「玩鸡鸡」这种垃圾话嘲讽到的孙翔必定纯情得不要不要的,眼下也基本是他预料中的局面了——已退役的前联盟第一人经验丰富地为「小斗神」顺了顺毛,指着前面不远的一个用霓虹灯拼凑出店名的小饭店转移话题:
“小龙虾吃吗?”
叶修顺毛的技术可以说非常不赖:修长的手指轻飘飘划过孙翔亚麻金色的短发,最后停在颈椎处捏了捏,用的力道也不轻不重,让人觉得很是舒服。
孙翔迷迷糊糊地哼唧了一声,转眼就忘了刚刚的火气来源,挺愉快地应道:
“可以啊!”
真好哄。
叶修美滋滋收了手,琢磨着以后还可以多来几次。
孙翔哪儿知道旁边人在想什么,见着店门边上有个垃圾桶,先掏出口袋里塞的食品纸袋丢掉,又回头瞅了瞅叶修:
“吃不吃啊?”
“……你想吃就吃。”叶修无奈回了一句,低头看自己被T恤衣料挡住的肚子。
他想:呃,前两天沐橙是不是说我胖了来着——?
孙翔自顾自跟店老板点完了菜,坐在一张两人小桌边上惬意地伸了个懒腰,露出了一截结实漂亮的腰身。
叶修佯作不忿:“孙翔,你吃这么多,身材还不走样?”
孙翔正低头搓着有点毛糙的木头筷子,闻言头也不抬嗤笑一声:“得了吧,你梦呢?我在俱乐部每天除了荣耀日常训练,还要做健身训练的好不好?又不是吃不胖。”
而后他抬眼露出一个自认为算是嘲讽的笑容,然后跟小孩似的——这真的是熊孩子常干的事,他把自己队服下摆飞快捞起来,一片腹肌在叶修眼前一晃而过。
“崇拜吧,自豪吧,为你能有我这样一个男朋友感恩戴德吧。”
孙翔洋洋自得,咬着筷子一头,抬高了下颌。
叶修给他这模样搞得牙痒痒,恨不能上去咬他脸颊一口,只是因为眼下还有零星几个路人经过,才没能实现。
嘴上不能动,手却是可以的;叶修从桌子下摸过去,在孙翔手背上轻轻掐了一把。
孙翔嘶了一声,一双桃花眼瞪向叶修。
当然,老板及时端上来的一盆火红的小龙虾拯救了叶修。

叶修和孙翔是在世邀赛结束之后在一起的。
孙翔家住杭州,比赛结束后夏休期还剩几天,索性跟着叶修一道从北京飞了萧山机场,被队友们戏称为“私奔”。
飞机上场面一度尴尬,孙翔一下机就想开溜。
“哎,干嘛跑那么快?”叶修嘴角噙着一点意味不明的笑,“要不要一起去吃个饭?”
虽说已经告白成功了,但孙翔还是不太习惯用这种平和甚至亲密的状态和叶修相处,挠着脸颊嗯嗯啊啊、哼哼唧唧半天,应了一声说好吧。
实际上是屈服于食物来着,孙翔大大。
晚饭吃得还算愉快,回去的路上孙翔又买了一个热腾腾刚出锅的鸡蛋仔,并且靠刷脸获得老板友情赠送的两个冰淇淋球,一个香芋味,一个香草味。
“孙翔?”
叶修心情不错,转过脸去看着孙翔吃东西;孙翔感知到了对方的目光,莫名心慌得不行,抬了抬手用咬了一口的食物挡住半张脸,还得强提起气势硬梆梆回过去:
“干嘛?”
“你真的挺可爱的。”叶修一本正经道。
“……”孙翔翻了翻白眼,“你有病。”
“可爱死了。”
“……好恶心。”
孙翔啐他,然后把整个冰淇淋球塞进嘴里掩饰自己的面热。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非常卡的一篇。好了我去赶论文了……
贫穷使我面目全非,怕是再也写不动同人了。
求你们找我约稿。

评论(10)
热度(126)
© 白虹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