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红贯绝十九都

圈名=褚瑶。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头像图@懒虫_(:3 」∠)_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涉猎巨冷且行且珍惜。

【ES/薰飒】无题


—答应了好久的神父薰x血族飒(……)反正就,瞎写呗。为了庆祝终于考完放假(醒醒)
—感觉写着写着就没有设定的感觉了?!非常日常啊???
—薰飒真的一年多没写了,感觉ooc……
—没有后续。…
————————————————
1
“羽风殿下——?”穿戴得严严实实的侍应生有点吃惊地叫出这个称呼,托着托盘的右手略略一颤,在主人当前心态下也不知该不该放下,“你……”
“哦呀,是飒马君啊。”羽风薰眨了眨眼,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来,“真巧——”
他现在当然是属于自由时间,没有穿那一身神父的制服,而是搭配了一套非常休闲的衣着,吸引了周围不少女性的目光。
飒马下意识往对方身旁看过去,果然发现是一位和之前见过的不同的女性,妆容清纯,微卷的长发披散在肩上,在酒吧的灯光下显得意外曼妙。
“哼,轻浮!”飒马把托盘中的「深水炸弹」用力放到桌上,酒液晃出来一些,溅到他比别人更苍白的手上,手背和虎口的位置;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飒马直接转头走向吧台,带着清香的马尾差点甩到薰的脸上。
“唔,脾气还真是差……小蒲公英没有被他吓到吧?”
年轻优雅的姑娘喝了一口面前杯中的「金汤力」,试探着问:“那位是?”
“哈哈,是室友啦~♪”
这句话当然半真半假。

2
羽风薰回到公寓的时候临近午夜,他打开冰箱,温暖的昏黄灯光在夜里是唯一的光源,覆盖着里面的食物以及瓶瓶罐罐一类的东西。
他取出一罐牛奶慢慢地喝着,冰凉的液体穿过喉管进入胃中,带来一阵战栗的清醒,凉气透过皮肤,混合着夏夜的暑气,成为一片迷雾。
如果被飒马看到了,大概又会被念叨了。
羽风薰笑了笑,把空了的纸盒子扔进垃圾桶,回了卧室。
这一夜薰睡得并不好——他梦见最初租住这个公寓的时候,他把放在行李箱里的衣物和日常用品一点一点拿出来,非常难得的陷入了一种对未来感到迷茫的状态。
这时他的室友推门进来:清秀挺拔的少年穿着一件白色的运动外套,露出的一截小臂绷紧后线条流畅,丁香色的双眸闪着一点点光亮,那是窗外映射进来的些许夕阳。
对方弯下腰来鞠躬的时候,紫青的发丝温顺地沿着裸露脖颈边缘滑过精致锁骨,垂在空气中摇摇晃晃的,勾勒出一抹美丽的弧度。
这样一个再做下去就很可能变了味道的梦惊醒了,羽风薰悻悻地起床。
清晨。
刚好碰见飒马结束兼职回家。
“羽风殿下。”飒马神色如常地打了招呼,然后从冰箱里拎出一支玻璃瓶,用吸管戳进去像幼稚园的宝宝喝牛奶一样吸溜吸溜地喝着。
“好喝吗?”
“不好喝。”
飒马垂着眼睛盯着白底碎花的桌布,深红色的血液缓缓流淌在吸管里,没一会儿就喝空了,在吸管内发出吱吱的气流声。
他站起来,进了厨房,很快传来哗哗的水声。
羽风薰后脚跟进去,捧着飒马还沾着水珠的冰冷脸颊,和他接吻。
恋人的口腔是凉凉的,但舌头依旧柔软,羽风薰以舌尖舔过对方锐利的犬齿,尝出一丝未洗涤干净的血腥味。

3
飒马想,羽风薰跟他以前见过的神父都不一样。
至少那些人在知道他的身份之后,一定不会保持着笑容继续调笑。
真是奇怪的人。
他躺在硬木板床上,把脸埋进馨香温软的被子里;加了额外遮光布的窗帘忠实地挡住了所有的阳光,室内黑暗且舒适。
昨晚的工作实在太辛苦——其实跟平常没什么差别,但是在见到羽风薰之后,他有点心神恍惚,不仅洒出了酒水还打碎了杯子,在一连串的善后过程中被碎玻璃划破了手指……身份差点就暴露了。
神崎飒马坐起来,非常利落地下了床,走出卧室。
“呜啊?!”羽风薰刚刚从门口经过,显然是被吓了一跳,“飒马君不睡觉又跑出来做什么呢?”
他一边问着,一边抢到飒马前面,把客厅里的窗帘拉上,屋子里一下就变得昏暗,似乎立即从早晨变成了黄昏。
飒马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犹豫着用食指摸了摸鼻尖,轻声开口:“……睡不着。”
他也不管薰对这句话的回应是什么,径直进了厨房,拿出昨天买的食材开始料理起来。
“哎呀哎呀,飒马君这是要为我做便当吗?”薰倚着门边笑着,“真难得。”
飒马的刀顿了顿,片刻后才回答:“只是通过这个方式进行心神合一的锻炼而已。”
“太狠心了,就不能哄哄我吗~?”
薰捧着飒马的脸颊,微微用力让对方偏过头来方便接吻。
下场是被狠狠咬了一下。
“飒马君好过分……”
“羽风前辈请快放开手。”
薰悻悻地退开了一点,却被飒马还沾着水珠的冰冷的手捉住了右手手腕,紧接着是迎上来的一个……算不上亲吻的亲吻。
——飒马在薰被咬出血的伤口上轻轻舔了一下。
“好喝吗?”
“嗯。”

—End.

评论
热度(24)
© 白红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