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红贯绝十九都

圈名=褚瑶。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头像图@懒虫_(:3 」∠)_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涉猎巨冷且行且珍惜。

【ES/薰飒】非典型性结合

—哨向设定写着玩,飒马宝宝生日快乐^-^
—向导薰x哨兵飒。
—后续车,看心情。…

————————

“呜哇,是「应届毕业生」啊?”
“轻浮混蛋,是冲你来的吧,倒是自己好好解决掉啊?!”组里的后辈一脸烦躁,连带着精神体也目露凶光,龇牙咧嘴寒光闪闪一副好牙口,两双眼睛紧盯着羽风薰。
朔间零打了个哈欠——他的脸被帽子之类的东西遮得完全看不清表情,但羽风薰总觉得对方在笑的样子:“那就拜托了……”
羽风薰想,他加入这个除了他自己以外都是哨兵的组,果然是人生中最错误的决定。
他一边摇头叹气一边从树上跳下来,惯用的器械从肩头滑了下来,他顺手拨回去背好。
那个执着地跟随在「UNDEAD」行进路线后的哨兵还在不远处探查着他们的痕迹,羽风薰拨开草丛过去,看见对方原本梳理整齐的马尾长发变得乱七八糟;听到异响后迅速抬起了头,四目相对。
噗嗤。
“小飒马——一路辛苦了。”羽风薰挥了挥手,笑着说,“不过你这样一直跟着,我会很困扰的,毕竟我对男性……”
“你是从「塔」叛逃的向导。”和话语一样寒意逼人的是神崎飒马手中出鞘的武士刀,刀尖遥遥指向羽风薰。
羽风薰短促地啊了一声:“是的吧?你是为了来缉拿我?”
“正是……”
哨兵清亮的声音被痛苦的闷哼打断;羽风薰不待思考就拔枪向树冠上扣动扳机,既是试探也是示警。
“呵呵……”
“羽风前辈!”几秒过后,大神晃牙和阿多尼斯一同从背后草丛里蹿出;前者拧着眉,右手拇指蹭过鼻尖,白森森的犬齿显得非常锐利:
“感知到了,那个方向!”
“交给你们了。”羽风薰说。
他的目光转了个方向:神崎飒马因为受到「猎物」的天赋影响,精神被极大地扰乱了——在没有白噪音和向导保护的当下,少年只能捂住自己的耳朵,蹲在地上痛苦地喘息。而由于剧烈的疼痛,他的眼尾甚至渗出了生理性的泪水。
羽风薰犹豫了一下,凑过去半蹲在飒马身前,企图为对方重建精神壁垒:“小飒马,放轻松一点——?”
飒马听不清羽风薰说的话,或者是听见了也无法给予回应,薰的手指轻轻放在对方单薄瘦削的肩上也能引发过度痛感的颤栗。
一只长尾虎猫倏然出现,从树枝上跳落到地面,不待它靠近,又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是精神体极度不稳定的征象。
薰叹了口气,释放出了向导素。
他的向导素很特别——不同于其他向导甜香软腻的气味,而是近似于清新略带咸涩的海风;不过足够管用。
神崎飒马停止了颤抖,羽风薰把双手搭在对方肩头、相当顺利地为他临时构筑了精神壁垒,这种事他拿队友当做试验品已经练习得无比纯熟了。
“解决的速度还真是不堪入目啊,白痴前辈。”大神晃牙咧嘴冷笑,抱臂看着羽风薰,后面跟着被打得鼻青脸肿垂头丧气的「猎物」和一脸懵懂的阿多尼斯。
“羽风前辈,需要把神崎送到「塔」里吗?我和神崎之前是同班同学。”阿多尼斯真挚地说道。
“唔唔,还是我去一趟好了,虽然我对男性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啦~不过小飒马一旦再次狂化,还是需要我给他建立精神壁垒啊,你们也帮不上忙的。”羽风薰权衡了片刻,最后还是选择把飒马打横抱起来,继而叹息了一声,“公主抱这种姿势,还是更想选择香香软软的女孩子呢……”
“万年发情期!”大神晃牙骂骂咧咧,脚边的北极狼附和一般低低地嗷呜了一声;阿多尼斯安抚性质地拍了拍晃牙的肩膀,被后者毫不留情一巴掌打开。

哨兵的精神狂化一旦被引发了第一次,就很容易再度发生,在白噪音环境下休养只能算是一种缓解的方法——唯一能够彻底解决精神狂化的途径,就是「结合」。
神崎飒马仅仅是「实习生」,这样的资历当然够不上被分配自己的向导。
少年醒来的时候正被安置在白噪音房间里打点滴,注射的大概是镇静剂一类的药物,冰冰凉凉的很是舒服;门没有关严,能隐隐约约听到门外打电话的声音。
“哈哈哈……不愧是小守会做出来的事呢,直接不管不顾「结合」了什么的。”
“呜哇,话题又回到我身上了吗?我还没有决定啊——”
门外沉寂了一会儿,神崎飒马眨了眨眼睛,就见羽风薰探头进来:
“好孩子不要偷听大人讲电话啊?”
飒马耳根立时红了,咬着唇半天才底气不足地回了一句:“因为门没有关好……”
一只北海道赤狐从门缝里钻进来,跳上病床,毛绒绒的尾巴覆盖在飒马被扎着针的左手手背上。
羽风薰走过来,干燥温暖的手心摸了摸飒马的额头。
——海风的味道。
飒马抿着嘴唇,抬眼望向对方;与此同时,薰也凝视着飒马藤紫色的瞳仁。
最后还是飒马忍不住先别过眼去:“……谢谢,羽风前辈。”
“哈哈,怎样都好啦,所以小飒马愿不愿意和我「结合」呢?”羽风薰倒是神色自若,“因为我和你做临时「精神结合」了哦,按照常理说将来我们两个就是绑定的啦。”
这当然是在糊弄对方的了:羽风薰并没有和飒马「精神结合」,只是单纯地以向导身份介入对方精神壁垒的构筑并且安抚了对方躁动的精神体而已;即使真的是临时「精神结合」了,也并没有哪个法条说,这样一对哨兵和向导就必须要绑定的。
飒马却是当真了,大惊:“是这样的吗?!”
他清秀精致的脸上登时显现出一种困惑混杂着忧虑的神色,手指紧紧揪着被面,都隐隐露出骨节的白色了。
“……日后请多多指教!”飒马低头。
入住病房的时候,飒马的头发被解开了发绳因而披散着,此刻随着他低头的动作,青紫色的长发顺着肩窝的线条从背后滑落到胸前,忽然就有了一种温婉动人的意味:从一个纤细却强健的古代武士,到一个温润文雅的书生。
羽风薰想,试一试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虽然他一向欣赏着温香软玉的女孩子,不过眼前这个哨兵,却给他一个很特别的感觉。
“啊,请多指教了~”

-END.

评论(2)
热度(30)
© 白红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