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绝十九都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求你们吃我的安利##策逊##有点污#
  陆伯言十八岁了。
  孙仲谋扯着几个玩得好的同班同学非要给他办生日派对,陆伯言还没说什么,孙伯符先替他拒绝了。
  “二谋实际上是你自己想玩吧!”孙伯符毫不客气地一语道破。
  “嘿嘿,”孙仲谋不太好意思地挠挠头发,努力挤出一对可爱的酒窝,“大哥我没……”
  “去去,别带坏伯言。”
  最后孙伯符还是给了弟弟钱让他自己去浪。
  孙伯符已经二十六岁了,接管父亲的公司也有两年多了,他凭借强硬的手段以及……人格魅力,将公司经营得蒸蒸日上。
  陆伯言老老实实跟在孙伯符后头回家,低着头沉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孙伯符虽然不以体察人心著名,倒也看得出陆伯言此刻的心不在焉,便放慢了脚步,两个人肩并肩走在江东一中校园的宽阔林荫道上,秋季的凉风吹黄了梧桐叶,沙沙的声响悦耳动听。
  “在想二谋?觉得拒绝他不好?会显得你没人情味?”
  陆伯言眨眨眼睛,望向孙伯符的瞳仁里尽写着:你怎么知道。
  “猜的。”孙伯符的回答显然很敷衍,陆伯言也不追问,就只是轻轻点头。
  “他哪儿会在意这种事啊——”孙伯符笑起来,把手背在身后,走姿放荡不羁,“你总是在替别人想。”
  陆伯言留心了一眼孙伯符的走路姿势,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
  “笑什么?”
  “没……”
  孙伯符左右张望,发觉这百米长的林荫道上只有他们两人——也对,正常学生放假后早该离开了,怎么还会在学校逗留那么久——就不由得起了坏心。
  他叫道:“伯言。”
  陆伯言闻声抬头,猝不及防被孙伯符亲在了额头上。
  忘了提,高二的时候陆伯言已经偷偷摸摸地和孙伯符交往了——这事连孙仲谋和孙尚香都不知道,只有明察秋毫又相处频繁的周公瑾发现一点不对劲,好几次跟孙伯符明里暗里地询问,都被孙伯符搪塞回去,后来周公瑾也就放弃管他俩了。
  陆伯言白玉似的脸一下子红得不行,他慌忙用手上的教科书挡住脸,再也不肯看孙伯符。
  孙伯符又是哄又是骗,好不容易才让人把手上的书放下。
  “你看,这里哪有人啊?”
  孙伯符一脸坦然地用手比划了一下四周一圈,看起来真是十分的正直。
  ……才怪。知道他本性的陆伯言在内心呵呵一笑。
  孙伯符吧唧一下嘴,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按住陆伯言的后脑勺径直往人薄唇上吻去。
  陆伯言体型相比孙伯符要瘦一些,而且也矮半个头,后者能很方便地揽住对方的腰身,舌尖慢慢舔过牙床,抵上口腔上颚恶意地摩擦,引起陆伯言徒劳无功的挣扎。
  “……太甜了。”孙伯符松开对方,舔着自己的嘴唇这么评价。
  何为得了便宜还卖乖。

-有后续

不要怂,就是肝

良辰掉进策逊大坑了……等填完现在的文我说不定就[.

评论(2)
热度(6)
© 白虹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