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绝十九都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天醒&全职&其他】勉强算是圣诞节贺的段子

  —主要是写完策逊秦楚之后就来不及写了……请假装我按时更新了[.

  —不介意的话也请吃吃我后面的安利好吗!

  —是现代pa!!!

       — @獨坐幽篁裡♥(路平的專屬癡漢^q^) 看第一篇就好后面别看[.

  ——————————

  [孙唐][黄昏的雪]

  “你约我出来就是为了……”

  唐小妹皱着眉环顾四周喧闹的人群,脸色看上去不大好。

  “今天不是平安夜嘛哈哈哈。”孙迎升摸摸耳朵,干笑两声就把问题带过去了。

  两人默默无言地在街上走了一会儿,之间的距离既不疏远也不亲密,总之看起来不像一对情侣。

  “真脏。”唐小妹忍耐很久,终于忍不住小声抱怨。

  孙迎升朝她靠近一点,侧了侧身子挡住拥挤过来的男人。

  “不看他们的话,只看着我就够了。”

  孙迎升的表情很是认真;唐小妹怔怔地盯着他的脸。

  然后有谁的手半犹豫着伸过来牵她,像是怕她生气似的虚握着。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手不洗五遍以上不准碰我?”

  唐小妹抿着嘴唇把脸稍微偏开,反倒是把手握得更紧了一些,四指扣在对方的手背上。

  “说过很多遍——不过我今天洗了不止五遍。”孙迎升嘿嘿地笑了一声,两个人就成了并肩走的情况。

  夕阳渐渐地沉了,温暖的余晖铺了一地;孙迎升站在街角的一家小小店铺门口,等着他们最新出炉的烘焙蛋糕,唐小妹有些不耐地抱臂等他。

  “给。”

  “巧克力味的。”

  她嘀咕一声:“这种街边摊多脏啊……”

  “不要?”

  “……吃就吃!”她别扭地接过孙迎升手里的小蛋糕,轻不可闻地道了谢。

  “……”

  孙迎升轻咳,转移了话题。

  “看,下雪了。”

  

  [叶翔][精力过剩]

  “欢迎光临。”

  一向元气满满的便利店收银员此刻心情出奇地不美丽,臭着脸色刷条码收款——纵然长着一张俊脸,也不能阻止顾客被他脸色吓走的事实。

  在另一边整理货物的江波涛此时终于得了空闲,擦擦手走过来,用手背试了试孙翔额头的温度。

  “没发烧啊?”他小声嘀咕。

  孙翔翻个白眼:“江哥,我没事!”

  “没事怎么一天都这个样子?”

  “……呃……”

  “总不会是生理期吧。”

  “什么啊!!!”

  看孙翔一副明显要炸的表情,江波涛赶紧正经了起来:“说实话,是因为叶先生几天没来了吧?”

  “……”孙翔脸垮了下来,半晌才点点头。

  孽缘啊。江波涛无言地拍了拍孙翔的肩。

  

  是说,孙翔已经暗恋那位天天来买烟和酸奶的叶先生好一段时间了。

  

  便利店是二十四小时的,孙翔正好轮着凌晨的班;店里几乎没有客人,他趴在桌子上玩了会儿手机,等到自己的小伙伴通通表示受不了了为自己肾着想再也不熬夜了的时候,头一点一点地打起了瞌睡。

  迷迷糊糊之间,脸上好像有点痒——是说,现在这种季节了还会有苍蝇吗,简直unbelievable——孙翔挣扎了一会儿终于半睁开眼睛打算看看是哪个混蛋,他赌五毛是杜明闲着无聊来……

  诶?

  “醒了?”叶修只穿着一件毛衣,围着一条颜色十分奇怪的围巾,见孙翔醒了,微微一笑,而后收回手。

  “消极怠工可不行啊——顾客是上帝没听说过嘛?”

  孙翔你你你了半天也没磕巴出下文。

  最后他自暴自弃地垂头,一边帮叶修刷条码一边问:

  “你最近去哪儿了啊?”

  “出门旅行嘛?”

  叶修干笑两声,不太自在地答:“不就是拖了几天稿呗……”

  “然后被编辑关在家里到现在才被放出来……”

  他一脸的往事不堪回首的表情让孙翔心生同情,拿了一罐酸奶放在桌上:

  “当我请你了。”

  

  [策逊][地铁上的搭讪]

  “喂喂,二谋!”

  孙策抱着手臂倚着冰凉的椅背,压低了声音叫自家弟弟。

  “……啊?”孙权本正埋头发着短信,表情有点欢愉又有点紧张,被这么一叫,茫然地抬头,不知今夕何夕。

  “那边那个,是你校友吧?”

  孙策的下巴抬了抬,遥指着一个站在门边的少年。

  少年身穿着建邺一中的白红色校服,脸庞白净,一只灰蓝色的口罩因为地铁里较暖和的缘故被拉到了下颌处,露出浅色偏薄的嘴唇,微微抿着显得有些腼腆;鼻梁上架着一副很是老土的黑框眼镜,低头垂眼的样子看上去倒是斯文又养眼;一头黑色的短发有些凌乱地翘着,顺着脊柱的地方露出一截白皙漂亮的脖颈。

  “那不是陆逊吗。”孙权随意瞟了一眼然后下了结论。

  “隔壁班班草,听说成绩也很好。”

  孙权低头看看没有回复的新信息,又半天没等到他哥的回答,反应一会儿才明白过来。

  “哥你不会打算对高中生下手吧?!”

  “你哥是那种人吗。”孙策的表情很正经。

  陆逊这时已经听见这边的讨论,偏着脑袋看过来,正正好和孙策的视线对上。

  幽深的,湿润的黑色瞳孔。

  “仲谋。”

  陆逊走过来,对两人露出礼节性的微笑,温和而略显疏远。

  

  [秦楚][少年游]

  秦身处楚地华美的宫殿里,久违地紧张起来。

  他还记得若干年前,在郊野和楚的初次相遇。

  那时楚也不过是少年样貌,一身暗红的服色看上去高傲而张狂,颜色更深的腰带束紧纤细的腰身,好似振翅欲飞的蝴蝶。

  “秦?”

  楚的话音里带着温和的南方语调,脸上神态淡淡的,不知道是表示欢迎还是抗拒的意味。

  他倾身,细细打量着身量还没自己一半高的秦。

  “是。”

  秦不敢抬眼——对方衣领掩映下若隐若现的锁骨实在太过美好。

  

  楚的手指漫不经心地摆弄着一只犀角杯,杯中琥珀色的酒液晃动着,漾开一圈又一圈的波纹,舔舐着盈润的杯壁;馥郁的兰泽香气晕开,仿佛这杯中盛的不是酒,而是那深谷幽兰的精魄,摄人心魂。

  大约是在漫长的等待中耗尽了耐心,楚抬眼看看渐昏的天色,拾起桌上随意散落的其中一颗珍珠投将杯中,发出叮咚一声清响——权且当作是一份消遣。

  他这才稍显满意地勾起了唇角。

  秦再也按捺不住,伸手拿了酒樽将半杯残酒尽数饮了,冰凉圆润的明珠含在唇齿间,也不顾楚探究的眼神,凑过去在对方柔软的嘴唇上用力吻下;酒液来不及咽下,自楚线条优美的下颌滑落至脖颈,舌尖搅弄的珍珠被人为地赋予了温暖,似是有了生命般在口中灵活流窜。

  暮色四合了。

  大殿里渐渐亮起昏黄的灯光,楚推开秦,吐开那颗珠子——清脆的声音在地上弹跳两声,便不知去了哪个角落。

  “秦,汝醉了。”

  “不……”

  秦本想反驳,留意到楚的眼神,心底泛起深深的冷意。

  “是。”

  

  [鄂湘][意料之外的事]

  天气阴沉得很,不知是因为临近黄昏还是因为快要下雨,或者两者兼有之。

  鄂打个哈欠,窝在自己收银台后的一方小小天地里,一边打着瞌睡犯迷糊,一边整理着本周的账本。

  要是被阿江看到了,又会被念吧。

  桌上被轻轻叩了两下,鄂懒懒地抬头,半眯着眼睛很不礼貌地打量顾客。

  长发马尾,皮肤挺白,鼻梁倒是生得好看,嘴唇看起来似乎有点干燥,对方下意识地用舌尖舔了舔。

  除了性别之外,简直是理想型。

  “欢迎光临~”鄂咧嘴展开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

  对方显然是觉得这人前后的转变速度实在太快,愣了愣,轻声地回答:

  “请帮我把这几本书刷一下。”

  “好的请稍等!”

  鄂漫不经心地刷条码,用余光偷偷瞟着俊秀的青年。

  “咳咳,那啥,要办卡吗可以打八折。”

  “……”

  对方皱着眉思考了一会儿,点点头:“好吧。”

  “把名字和手机号在这里写一下就可以。”

  “哦。”

  鄂递给他原子笔,碰到那人凉凉的指尖。

  湘。

  他把这个名字默念了两遍,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




评论(19)
热度(25)
© 白虹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