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绝十九都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三国/毓会】这是一个完整版的百问(大写的污)

    1 请问您的名字?

  毓:钟毓。

  会:钟会。

  

  2 年龄是?

    会:你猜?(挑眉)

  毓:比阿弟稍微大些。(微笑)

  

  3 性别是?

    会:哈。这年头当主持的眼力退化成这样了? (冷笑)

  毓:男。(看了一眼阿弟觉得他说的挺有理)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毓:还不错?和家里人(除了阿弟?)同僚都处的不错。

  会:(撇撇嘴看他一眼)这些市井间传得少么?不就是所谓野心勃勃、见利忘义之类的话么。

  毓:(笑了一声)

  会:……突然笑得这么阴森。

  毓:(咳了一声)没什么,下一题吧。

  

  5 对方的性格?

    会:(侧头细细看一眼)……啊,大概就是个蛮好相处的人吧。

  毓:(摊手)真是一个很难的问题,不过(看在某人承认自己很好相处的份上),绝大部分时间还是可以,如果能安分点就更好了。

  会:(把安分点三个字咀嚼了几遍)啧。

  

  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毓:他刚出生,阿翁抱着来给我看,就在家里

    会:……应该是这样没错。

  

  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会:眼睛都没睁开呢吧……哪来的第一印象。
    毓:好小,没了。

  

  8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毓:(微笑)若说兄长对阿弟,自然,除了家里的事都喜欢。

    会:在其他方面,一点都不喜欢。

  

  9 讨厌对方哪一点?

  毓:(皱眉)说起来他做的不少事都是我这个兄长管束的不太好。家族为大,他永远不知道,简直是不知死。(叹气)私心而言,我不知道怎么讨厌他。

    会:呵,整日端着个架子,叫人看了生厌。 

  毓:(冷笑)自然,你不是长子,这些不由你操心。

  会:嗤,果然跟你讲话总是很火大。

  

  10 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毓:不好。

  会:当然不好。

  

  11 您怎么称呼对方?

  会:钟稚叔。兄长。

  毓:……阿弟,钟士季,钟会。

  

  12 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毓:就这样吧。

    会:不想见面。

  毓:答非所问。

  会:不跟你见面就不用称呼了。

  毓:见了面你也没用。


  13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会:猫。就是说了很会端架子。

  毓:非要说的话……狐狸吧,白色的,特别狡诈的。

  会:狡诈在你口中反而是个褒义词吧?(似笑非笑看)

  毓:你很清楚嘛。

  会:那是自然。

  

  14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会:……(沉思脸)

  毓:不知道,送了也不会被他放在心上,何必浪费时间。

  会:(松了口气)那就不送了——有空的话送幅字也不是不可以。

  毓:(瞟了一眼)我们的字都是阿翁教的……

  会:但你不能否认,会的字的确比你的好看些。

  毓:……是。 


  15 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毓:家里人安乐就好。

  会:似乎什么都不缺。

  

  16 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毓:不满太多,说不完。

    会:呵,那就多了去了。比如在家里管得事无巨细,唠叨得要命。

  

  17 您的毛病是?

  毓:太过心软,劝不住自家的人还要求司马大人保全。

  会:(思考片刻)大概是太有行动力。

  毓:无药可救。

  会:嗤。你才是。

  

  18 对方的毛病是?

  毓:……好像说过了。

  会:无用之语毋须复说。

  

  19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毓:……不听话的事。

  会:唠叨的事!


  20 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毓:如上问。

  毓:但我并不觉得有什么让人不快的。

    会:(摸摸脸颊)提到关于国家大事时他就挺不快的。

  毓:道不同不相为谋。

  

  21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会:还能哪个程度。

  毓:……

  

  22 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毓:……什么是约会?

  会:约会么……怎么样算约会?

  毓:(偏过头去看一眼)真是微妙的默契。

  会:(避开视线)巧合咯。

  23 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毓:通常来说都不怎么样。

  会:(被噎住半晌)……就那样吧。

  

  24 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毓:……兄弟。

  会:这问题会觉得哪里不对劲……兄弟吧。

  25 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会:……家里?

  毓:朝堂。分府了在家里不常见啊,你忘了?

    会:你竟然觉得那算约会?

  毓:……毓以为见面就是约会。

  

  26 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会:耶?兄、长、大、人也过生日么?(斜瞥一眼)

  毓:(严肃)不过。

  会:切。(收回视线摆弄杯子)

  毓:于是同理毓也不会送。

  

  27 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毓/会:我。

  毓/会:什么?!

  (3s后)

  毓/会:你还会告白?!

  (冷场)

  毓:(轻咳一声)你什么时候说过告白的话?

  会:就……上上次见面啊?

  毓:你说什么了?

  会:“过两天我回家一趟”啊。

  毓:……你管这个叫告白?

  

  28 您有多喜欢对方?

  毓:……还、还行吧?

  会:就那么点。

  

  29 那么,您爱对方么?

    会:……

    毓:……

    会:(不耐烦)已经告白了。

    毓:也对。


  30 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毓:没有吧。

  会:叫我名字然后一言不发的时候……

  毓:士季……

  会:……干嘛。

  毓:没,试试,看你是不是真的没辙。

  会:你无不无聊啊!

  

  31 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会:他夫人孩子都有了,会还有什么好说的? 

  毓:(冷静)和平分手。

  毓:还不是过继给了你?

  会:……。

  

  32 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会:可以。

  毓:可以。

  毓:……你什么意思?

  会:哈?你希望我什么意思?
    毓:你开心就好。


  33 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毓:没有这种事。

    会:他早朝时总不会迟到。

    

  35 对方性感的表情?

  毓:什么?!!

    会:(摸着鬓发思考)要说缠绵病榻时脸色苍白的样子其实也……

    毓:……毓不想说话。

  

  36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会:(冷静)吵架的时候?

  毓:他拆我台(比如喝酒还有见文帝的时候)。

  

  38 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会:睡觉的时候……

  毓:就安静的一起坐会儿或者是回忆小时候。

    会:小时候的事有什么好回忆的。 

  毓:那会儿你比较听话。

  会:因为那会儿没认清你的面目。

  毓:……

  

  39 曾经吵架么?

  会:啊哈,多了去了。

  毓:常有的事。

  

  40 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会:反正这样他也挑我的错,那样也挑我的错。

  毓:有鸡毛蒜皮的小事,也有原则上的大事。

  

  41 之后如何和好?

  会:(思考)似乎是自然而然…… 

    毓:莫名其妙的方式……

    

  42 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会:无所谓咯。

    毓:看他吧。

    

  43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毓:(扶额)基本没有。

  会:什么时候都不。

  

  44 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会:听说吵吵架感情会变好。

  毓:还真是……吵着吵着……

  

  45 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会:他爱过我?!

  毓:……爱过。

  会:……?!

    毓:(疑惑)你什么表情?

  会:(恍惚)有点吃惊……
    毓:……

  

  46 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毓:没有吧,他这样的人和花根本不搭。

  会:他也是!

  

  47 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毓:大部分事情都瞒着的。

  会:这……

    会:反正都分府了,瞒着就瞒着呗。 

    

  48 您的自卑感来自?

  会:可笑,为何要有自卑感。

  毓:臣子对陛下,难免会有。

  会:(冷笑)

  49 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毓:还有人知道?

  会:……实际上会自己也是刚刚才知。

  毓:……还真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50 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毓:……比较困难。

  会:还是和平分手好了。(撇嘴) 

  毓:……


  =======================================

  51 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毓:如果我没记错,我是前者。

  会:那是因为你身体比较差,会让着你。

  毓:那真是辛苦你了。

  会:呵。

  52 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会:就是说他身体差啊。

  毓:毓身体不好啊。

  

  53 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会:……这指的是什么……

    毓:满意。

  毓:指的是你为大局牺牲自我。

  会:(咬牙)

  

  54 初次H的地点?

  会:……。

  毓:床上。

  会:(扶额保持沉默)


  55 当时的感觉?

  毓:太累了,因为前前后后折腾太久。

  会:有、有点疼……。

  毓:(尴尬)不疼才不正常了……

  会:(挑眉)说得好像你很有经验啊?

    毓:我已经尽量温和了。你觉得一个男人都到那份上了还能忍得住?

  会:……咳。

  

  56 当时对方的样子?

  毓:和平时差不多吧?

    会:可能……比平时温柔一些?
  

  57 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会:拒绝回答。

  毓:再睡会儿吧。

  

  58 每星期H的次数?

  会:几个月能有一回不? 

  毓:看他心情,说真的,我们平时都很忙,又不住在一块儿,啊,毓没抱怨什么。

    会:(扭头意味深长地看一眼)

  59 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会:我、我是没什么所谓的…… 

  毓:一次。

  

  60 那么,是怎样的H呢?

  会:……正常的就好。 

  毓:他别反抗的太厉害的那种。

  会:我几时反抗过了啊?

  毓:第一回,印象太深刻都快给我留下阴影了。

  会:……。

  

  61 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会:这个,不是很清楚。

  毓:……我也,应该问他吧。


  62 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会:大约是指尖和手背吧……

  毓(面不改色):下面。

  会:……?!


  63 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毓:安分,消停。

    会:呃,难得可以不吵架的时候……

    

  64 坦白的说,您喜欢H么?

  会:还好,如果让我上他的话兴致会更高一些。
    毓:还行吧,很正常的东西。

  毓:我身体不好。

  会:可以用个省力的姿势。
    毓:免谈。


  65 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会:正常情况,不是床么……

    毓:家里。

  

  66 您想尝试的H地点?

  毓:他家……反正都是家里。

    会:……现在这样挺好的…… 

  毓:他家清静些。

  

  67 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

  毓:都有。

  会:嗯。

  

  68 H时有什么约定么?

  会:他跟我讲了什么我基本上都是听不见的吧。 

  毓:这种事专心一点比较好。

  

  69 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会:暂时没有。(默默瞥一眼)

  毓:有。

  

  70 对於「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会:啊,这个嘛,就个人来说还是挺赞同的。
    毓:反对,君子不可行。

  会:嗤,伪君子。
    毓:毓至少没对你用这招。

  

  71 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您会怎麽做?

  会:那暴徒还真是想不开。(感慨脸)
    毓:……杀了那个暴徒。

  会:不是说君子要奉行儒家之道么。
    毓:外儒内法。

  毓:何况你不一样。

  

  72 您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会:……当然会吧。

  毓:他都不好意思了毓也这样的话……

  毓:所以谈不上吧。

  73 如果好朋友对您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您会?

  会:这谁,会没这种朋友。
    毓:毓也一样。

  

  74 您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

  会:……不擅长。(扶额)
    毓:跟他比,毓还算不错的。

  会:毕竟你经验丰富。

    毓:也对。


  75 那麽对方呢?

  会:经验丰富。

  毓:他别乱动就行了。

  

  76 在H时您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毓:别说话吧……真要说,不舒服了说出来就行了。

  会:哪有精力注意他在说什么。

  

  77 您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会:有点温柔的专注。

  毓:忍耐,然后很安分的。

  

  78 您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会:这个问题我是没有发言权的。(冷静)
    毓:我对不起你。

  会:这个,并没有对不起一说吧。
    毓:那成吧。

  

  79 您对SM有兴趣吗?

  毓:不。

  会: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80 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您会?

  会:大概是病加重了吧。(扶额)给他换个好点的药方子。

  毓:他很少主动的。
    会:……咳。

  81 您对强奸怎麽看?

  会:不就是被自愿么。(摊手)
    毓:不可理喻。


  82 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是?

  毓:他反抗的太厉害。

  会:老实说……还真没。
    会:分明只有第一次……

  毓:有阴影。

  

  83 在迄今为止的H中,最令您觉得兴奋、焦虑的场所是?

  会:记不得了。
    毓:没什么兴奋还焦虑的场所……

  

  84 曾有过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会:没有!(冷静)
    毓:这种事就别为难他了。

  

  85 那时攻方的表情?

  会:都说了没……
    毓:跳过。

  

  86 攻方有过强暴的行为吗?

  会:哦,第一次算吗。(斜瞥)
    毓:不算吧,那也算是两情相悦只不过拉不下脸而已。

  

  87 当时受方的反应是?

  会:十分意料之外啊。

  毓:没这回事。

  

  88 对您来说,「作为H对象」的理想是?

  毓:(叹气)就他了。

    会:咳。(移开视线)

  

  89 现在的对方符合您的理想吗?

  会:算是符合吧。
    毓:上一问已经回答了。

  

  90 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

  毓:没有。

  会:没有,都是正经人。

  91 您的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

  会:……。
    会:非答不可吗? 

    毓:……毓也想问。

  会:啊哈哈,记不清了。
    毓:下一题。

  

  92 那时的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

  会:是。

  毓:不是。

  

  93 您最喜欢被吻到哪裏呢?

  会:其实哪里都差不多……咳。
    毓:被吻就不错还讲究地方就是得寸进尺。

  

  94 您最喜欢亲吻对方哪裏呢?

  会:唔,手指吧。
    毓:嘴。

  

  95 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

  会:(思考)……不反抗?
    毓:轻点……

  

  96 H时您会想些什麽呢?

  会:没想什么。
    毓:专心致志。

  

  97 一晚H的次数是?

  会:(转头看了一眼)

    毓:他要是还清醒,毓就会默认还能继续。

  会:……更多时候会更担心你啊,兄长大人。
    毓:咳,是吗?看来毓不太能满足你?

    会:并不是这个意思。

    

  98 H的时候,衣服是您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脱呢?

  会:这种小事,会自己来就可以。

  毓:说实话谁还记得这个……


  99 对您而言H是?

  会:难得和钟稚叔缓和关系的时候。
    毓:能让他安分并让毓轻松的事。

  会:……你确定这事很轻松?(怀疑)

  毓:……心理上轻松

  

  100 请对恋人说一句话   

  毓:(叹气)回家吧。

  会:……知道了。

————

和狗闺蜜以对戏方式写的……爆肝了简直。(扶额

评论(9)
热度(22)
© 白虹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