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绝十九都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流火]
秦使来访,王于宫内设宴款待;楚天谣向来不应这些场合,低垂着眼睫看桌案上陈设布施的山珍野味,鹿肉炙烤后色泽金黄诱人,与象牙白箸相得益彰,他却全然无心饮食。
胡女舞姬的裙摆随着旋身而飞扬,露出只着罗袜的双足和一截白皙的小腿。楚天谣蹙眉,侧首向楚天舒看去。
楚天舒置坐于楚天谣上首,一袭暗红色楚制礼服,将他身量衬得更修长英挺。他正捧着红漆木碗喝汤,氤氲的热气使得楚天谣看不清他的神色。
虽主事祭祀,楚天谣也能感到近来楚境内国事动荡,秦楚人臣对答间仿佛藏着刀光剑影。
他踟蹰着,想问而不敢问。
铮然一声,楚天舒站起,一言不发离开了大殿,环珮琳琅留下了一路清音。
舞乐笙歌皆停,一时寂然,楚天谣起身告罪,径直趋而寻他去了。
“君兄…!”楚天谣快走几步,却又不上前并行,只跟在楚天舒后头,讷讷地唤道。
楚天舒稍缓了脚步,沉默良久,忽而开口,又像是自语:
“若楚倾覆,如之奈何?”
楚天谣一惊,还未回答,对方复曰:
“子宁弗信否?”
“…天道自然,纵观夏商,以至于周,焉有长存不灭者耶?夫兴亡者,时序也。”
“信然。”楚天舒回首,苦苦一笑,“夫秦,存虎狼之志而窥之,吾恐楚难近矣!”
楚天谣深深一揖,低声言曰:“若是,吾当携三尺之剑,尽斩来犯之敌于郢郊。”
“知子怀仁,此事咸付吾等,子但于都守而张凯!”楚天舒拍拍楚天谣的小臂,展露一个张扬肆意的笑容;楚天谣听见对方话语里不自觉的楚音,心下松了口气,却冷不防被抓住了腕,趔趄两步,被楚天舒拉着奔跑。
“君兄欲何往?”楚天谣边跑边问。
“何需多言?”

评论(1)
热度(7)
© 白虹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