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绝十九都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杳桑云 心脏er给写的玄会!!!好吃极了!!爆炸!!!

人生在世就是需要一个这样的闺蜜!!![...

——————————————————

夏侯玄的目光落在身后的男子身上,不解停步。“钟君?”

钟会停住脚步,没有行礼,笑了笑。“太初,用膳了吗?”

夏侯玄点了点头。“已用过了,钟君这是有事与我同路?”

“非也。”钟会摇头,“只是想请太初与我一同用膳。”

“……”夏侯玄颇为无奈,只得重复。“谢钟君美意,已经用过了。”

钟会只站着,扬起下巴,目光灼灼地望着夏侯玄。

良久的沉默后,夏侯玄率先叹了口气,回过身走向钟会。“也罢,再用一次也好。”

钟会的嘴角不动声色地勾了起来,在三月春风里神采奕奕。




“什么?”夏侯玄从案牍间抬头,“你说钟君送了点心来?”

“是。”侍卫恭敬地拱了拱手,“钟大人说,这新作的桃花糕,热乎着最是好吃,让您最好在一个时辰内吃了。”

夏侯玄望着桌上的小盏,零碎粗糙,昭然若揭厨艺手艺不精,但仔细闻起来,确实有桃的清芳。


钟会的手近来总缠着绷带,不便得很,执笔或是练武,都像避开手心。

夏侯玄差人回禀,说桃花糕很好吃。钟会的眉头轻微扬起,含着笑得意着,说既然太初喜欢,我就亲自送去。

都不是细腻之人,夏侯玄的目光触及在屋里驻足看着字画的钟会,有的没的想了半晌才回忆起回禀的下人说钟会的手伤了。“钟君的手…好了?”

“啊?”钟会偏头,“哦,你说那小伤啊?早好了。”

“可是因为那桃花糕?”夏侯玄突然问。

钟会似乎很惊讶的样子,眨了好几下眼才回答。“太初怎么会这么想?在太初眼里…我会做这些事?”

“……”夏侯玄竟认真地想了想,答。“不会。”

钟会没忍住笑了,摆摆手,又寒暄几句,似是很高兴的样子,背手踱出了门。


之后桃花糕做得依旧那样粗糙,夏侯玄也时常听说钟会的手伤了,他一边吃着酥香的糕,一边想着钟君府上也有这样外行的厨子。不过他从来没有剩,总在送来的第一个时辰内,送还一盏空荡荡的盘,和一句多谢。






夏侯玄不怎么会喝酒,却也不会挡酒,年终会那天同事们闹着起哄,说玄总升职了,喝两杯,喝两杯。一杯两杯的,他想不能扫兴,便一杯两杯地喝。

胃里难受,他皱了皱眉。

突然有人拨开众人坐到了他身边,笑着嚷嚷别欺负太初啊他老实人,我也升职了,敬我。

众人哄笑大喊什么,所有酒杯都凑到那人面前,夏侯玄稀里糊涂地听着,喊的是钟总,钟总。

钟会…?夏侯玄诧异挑眉,虚着眼看过去,钟会的眉头皱得很紧,眉尾挑的很高,西装革履,要不是被人灌酒显得狼狈了些,倒真像个年少得志风华正茂的钟总。

最后钟会是吐出包厢的,夏侯玄沉默着扶他去了厕所,看到他趴在台盆上掏心掏肺地干呕,不忍伸手拍他的背。

钟会的身子僵硬了一下,抬起头来。鼻子和眼睛翻红,夏侯玄突然想到兔子,笑了出来。

“…太初你不厚道,”钟会气得也笑,“我都这样了你还笑!”

夏侯玄的手顺了顺钟会的发旋,抿着嘴唇望了他很久。“……谢谢。”

大概是酒精上头,钟会的眼眶更红了,红得渗到了脸颊,嘴角旁若无人地上扬起来。



窒息了呜哇哇

评论
热度(7)
© 白虹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