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绝十九都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开了一半的车,大概是现pa,考完再来补,因为开不了外链,所以求不屏蔽!

—因为以前看的一些肉,所以自己画风有些清奇…… @如何得与凉风约 

————————————

钟会被扣住手腕按在床上,被迫双眼直视着司马昭的目光,咬着嘴唇隐忍痛苦和欢愉的呻吟,仿佛将要溺死在情欲的深渊里。

他向来清明的头脑中一片混乱,只能依靠本能做出回应。

事情起因是司马昭做了一个梦。

司马昭梦见钟会,被士卒押解着,长发披散,幽黑的瞳仁,不甘而怨恨。

不消片刻,犹带血的头颅被呈到司马昭面前,铁锈味浓重得引人作呕。

司马昭惊醒,冷汗涔涔,湿透了睡衣。

床头柜上闹钟的荧光指针正走到了12:00,午夜。

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拧开床头灯,昏黄柔和的光线斜斜地打在身旁的人姣好的面容上。

钟会本就浅眠,没一会儿就醒过来,半睁着迷蒙的睡眼,平时良好的修养和家教此时都丢到了脑后。

“司马昭!不睡觉做什么?!”

司马昭神色不动,探出手顺了顺钟会微微汗湿的刘海。

钟会的短发看起来柔软散乱,露出一只耳朵,白皙晶莹,有些……勾人食欲。

于是司马昭顺从自己内心本能的意愿,附身含住钟会的耳垂,用一侧的虎牙轻柔地啃咬,湿热舌尖舔舐吮吸。

钟会身体一僵,咬咬牙很明显是在忍耐,片刻后压抑着恼火和几分难耐,哑着嗓音反抗道:“司马昭……!大晚上的,你……发什么神经病!”

对方顿了顿,难得坦诚:“怕。怕你会离开。”

钟会眯了眯眼睛,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吻住。司马昭按照顺序从对方柔软的舌尖舔到齿根牙龈,从牙膏的淡甜中觉出一丝丝苦味来,那是钟会睡前含的药片。


评论(6)
热度(6)
© 白虹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