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绝十九都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对不起这是好久好久以前欠着的……家里网还是没好只能到公司里发

 @迟归_存于脑洞中  @张青凯  @BEARCHILD 

三个很烂的段子求不嫌弃QAQ

——————————————————

春天来了,这是杭城最为宜人的季节,没有人不想出去走走,让柔和的春风拂过面颊,呼吸着空气中的花香……

“阿嚏!!”

……大概,除了孙翔。

这位嘉世的新任队长躲在房间里紧闭门窗,不停地打着喷嚏,眼圈和鼻子都泛着红,用过的纸巾揉成团堆成了小山——是的,在前一天的全队聚会中,他的花粉过敏症不幸复发了。

所幸这两天是休息日,不然自己这副样子被人看到,脸面什么的也就该随风而去了。

孙翔喝了一大口水,觉得似乎稍微好些了,套上外套,戴了口罩想去觅食,嗯,顺便买药。

嘉世俱乐部出门不远就有个小卖部,他三步并作两步,却在店铺门前遇见了一个他最熟悉的陌生人……

呸,是宿敌才对!

“叶秋!”

叶秋没像孙翔一样全副武装,正在买烟,抬头一看便认出了孙翔,笑说:“真有缘分啊。”

孙翔瞪着他,说不出话来,因为他在打喷嚏。

叶秋一把掀了孙翔的鸭舌帽,盯着对方脸上的小红疹,直到孙翔反应过来,愤愤地夺回了帽子,叶秋才正色道:“你等我一会儿。”

孙翔只感到莫名其妙,正踌躇要不要走的时候,叶秋已经回来,塞给他一盒药片。

“氯雷他定,一天一次,再不吃药小心毁容啊。”




蝉在窗外有气无力地鸣叫着,透过厚厚玻璃窗更是被削弱成了嘤嘤细语,听起来倒和昨晚女主持机械重复“高温橙色预警”的声音意外搭调。

训练室自然不愁冷气,但孙翔还是燥得厉害,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离上午训练结束还有好一会儿,孙翔额角和手上已经沾满了汗;或许出于心理作用,他看键盘上的几个常用按键也亮晶晶地反光,他下意识伸手去擦拭——定制的职业选手键盘自然是灵敏得很了,一叶之秋在屏幕中歪七扭八地摆出了一系列毁坏斗神形象的造型,他悻悻地缩回了手。

勉强又做了几套微操练习,好容易熬到了十二点,其余队员有说有笑地离开去食堂,最后一个离开的苏沐橙看了孙翔一眼,没有关上空调。

孙翔蜷缩在座椅中,这让他看起来像个孤独的小男孩,实际上他也的确是的。

关闭训练软件后屏幕上一叶之秋的脸更近更清晰,纤长的睫毛让他看上去像个女孩,系统默认的神色漠然得雷打不动,漠然得让孙翔觉得心里无端端不舒服了起来……虽然的确是没有任何理由的,孩子气的不高兴。

但他又能如何?保持着坐的姿势,孙翔探出手握住了鼠标,几下点开了一个音乐软件,拖了一个本地音频开始播放。

技能释放特有的音效炸响,孙翔闭上眼睛默默数。

龙牙,落花掌,天击,豪龙破军……

不知不觉,他睡着了。再醒来时,午休时间已经快要结束了;他坐直了身子,一件嘉世队服顺着滑到了大腿上,再抬头看看,桌上一瓶可乐,一个三明治。可乐瓶壁上凝着一层细细的水汽,纤弱的,汇聚成了水珠滴到桌面上。

屏幕上一行字:

这样睡会着凉。





进入这时节,甜甜的桂花香飘满了整个杭城;嘉世队员宿舍楼下正好有株老桂树,听说也有近百岁年纪了,却也枝繁叶茂,缀满了星子似的金桂。

街角的包子铺也应景地推出新品,桂花豆沙包,销量尤其好,不赶早一些去根本买不到;孙翔有早起晨练的习惯,也就买了两个尝尝鲜,甚至还特意选了甜豆浆搭配。

包子还好说,对于豆浆,孙翔是个彻彻底底的咸党,要他喝下甜豆浆可真是难为他了。刚尝了一口,浓重的甜腻涌上舌面,勉强咽下一口后,舌根泛起丝丝苦味。孙翔皱皱眉,咬了一口包子,转眼向店门前大马路方向抻开一双大长腿坐着,呆呆地望着路上逐渐增多的行人。

心不在焉地嚼着包子,孙翔看见对街有个挺眼熟的人走过来,越走越近;他有点脸盲,一时半会儿想不起对方的名字。

“前辈。”对方出于礼貌打了个招呼。

这下孙翔想起来了,这是邱非——邱非的声音挺有辨识度,少年人,却比同龄成熟不少,冷冷清清,让孙翔印象深刻。

于是他摆出一副前辈和队长的姿态:“早啊,小邱你吃过早餐没?”

邱非一向没表情的脸上僵了一僵,继而答道:“没有。”

孙翔再绷不住前辈身段,高兴道:

“那太好了,快来帮我吃两个,我买多了——这豆浆也太甜了,我怎么也喝不惯。”

孙翔颊边有个很浅的酒窝,笑起来时若隐若现,很是稚气;邱非看他一会儿,微微一笑,点头应道:

“好啊。”


评论(8)
热度(41)
© 白虹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