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绝十九都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全职/叶翔&君一叶】祈愿

—突然很想看高傲的一叶自称“孤”的样子所以就写了,权当七夕贺

——————————————————————————

[1]

晴日白雪,荣耀大陆的天气向来古怪。

一叶之秋结束了一场战斗后,在还算干净的一处古树根上坐下,擦拭着却邪的锋刃。

却邪安静地闪烁着点点暗芒,一叶之秋却有点走神。

不留神,战矛割破了斗神的指尖,鲜红的颜色顺着矛尖滴落。

……血光之灾啊。

一叶之秋突然想起来最近没去求签也没祈福,糟糕。

更糟糕的是,他站起来准备走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来。

“一叶——好久不见!”

——什么好久不见,分明之前还在竞技场打过一场。

一叶之秋心里这么吐槽着,面上还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

“嗯。”

君莫笑的服装审美依然没什么改变——或者说是叶修不让他改变——不过看久了也好歹能习惯。他兴冲冲地跑过来,把一叶之秋搂进怀里。

忘了一提,只有在选手使用账号卡比赛时,角色的五感才会被抹消。

换句话说,一叶之秋此刻被君莫笑搂着,感觉得到对方汗意沾染的温热和接触的小心翼翼。

“……作甚,放手。”

“一叶你难道不想我吗?”君莫笑理直气壮地抱得更紧了一点。

“不想。孤觉得热,松手。”

“一叶你还是老脾气啊……这样可没人愿意娶你的?”

一叶之秋推开他,挑眉,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

“说什么?”

君莫笑尴尬地扯开嘴角:“……是说,今天是七夕啊。”话语里似乎还带了点委屈。

一叶之秋却被吸引了注意力,全然没留意到对方的语气:“七夕?乞巧?”

“不是女子所做的事吗?”一叶之秋抬眼,星眸中明晃晃的困惑。

“或是,馋了?想吃巧果?”斗神似乎有些苦恼起来。

“……”


[2]

“都立秋了怎么还这么热?”孙翔躺在凉席上扇扇子,因为刚刚出了一身汗所以把T恤给脱了,只穿着一条白色的大裤衩。

“秋老虎嘛。”叶修一笑,一颗汗珠直接从鼻尖上掉下来了,滴在桌上。

孙翔指示道:“把你烟掐了,闻着热。”。

“哦,孙翔大大这通感用得好。”话虽如此,叶修还是乖乖掐了烟。

“别急,我打电话报修了,大概晚饭前能修好。”

“那我们为什么要待在家里?”孙翔质疑,“出去商场蹭冷气啊?”

叶修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打副本啊。”

“……”

孙翔跑去冰箱摸出仅剩的一支可爱多,一边撕包装一边嘲他:“退役了还这么尽职尽责带孩子,联盟好奶爸。”

“毕竟要靠这赚钱养家啊,孙翔大大身价高,不多赚钱怎么养得起你?”

孙翔舔舔冻硬的雪糕,不屑地哼了一声:“好像我养不起你似的。”

叶修正色:“不行,只有老公养老婆的,要是老婆养老公那不就是个吃软饭的了?”

“……”孙翔倒也懒得反驳对方关于老公老婆的论调,又想起什么,饶有兴致地道,“之前剑三有次八一八你知道吗?那爷们脚踩三条船诶,还不工作,全靠他一个老婆养家。”

“放心,我养你一个就够了,更别提小三小四了。”叶修信誓旦旦。

“……”孙翔把最后一口草莓味的雪糕塞进叶修嘴里,“滚蛋,谁跟你说这个了。”

叶修含着甜腻腻的雪糕笑而不语。


[3]

“啊,难怪孤会忘,七夕活动,但是master却没上线。”

一叶之秋一脸顿悟。

——除了活动您能想点别的吗?

君莫笑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说出口的。

“不想活动想什么?”一叶之秋眨眨眼睛,挑衅的表情。

一叶之秋的捏脸数据本来是随机的,后来孙翔接手后有些许改动,结果就是本就好看的一张脸变得更加妩媚起来——等等,我怎么会用这种形容词?君莫笑内心叨念着,觉得一定是沐雨那小妮子影响了自己的脑回路。

总之,一叶之秋就是很好看,无可否认的,一双狭长双眸中幽若深谷,笑起来时又宛如辰星。

这么受到蛊惑的君莫笑,不由得抓住了一叶之秋的手腕,手指贴着人冰凉凉的护甲。

“……?”一叶之秋歪着头,还是一副全然信任的样子。

——虽然、虽然七夕并不是情人节,但请看在牛郎织女的份上!!

“请不要打我……!!”

君莫笑鼓起勇气,亲在一叶之秋的嘴唇上。

薄薄的嘴唇有些干燥,一如想象中的柔软。

至于有没有被打,那是后话。


-end

七夕快乐。


评论(4)
热度(91)
© 白虹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