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绝十九都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ES/薰飒】念念不忘


-毕业同居前提,婴儿学步车?ooc预警
————————————————
羽风薰回到家的时候,房里没开灯,黑得寂静,熟门熟路地按下开关后,有灯光坠地破碎的声响。
神崎飒马蜷缩在沙发上,看上去睡得很不安稳,灯下显得格外秀气的眉毛微蹙,群青色的几缕发丝被些微汗液粘在脸颊上,其余的则是温温柔柔地披散开来,铺在沙发布面上。
他醒得很快,羽风薰倚着玄关鞋柜脱鞋时,飒马已经揉着眼睛坐起来,眼眶红红的,好像被人欺负了似的。
“羽风殿下夜安……”
“飒马君现在真像一只小动物呢。”薰笑了笑,跪坐在飒马身前握住他的手。
“嗯……?”飒马难得温顺地没有挣扎,眨着眼睛很是认真地盯着薰。
飒马的眼睛大小恰到好处,使得他有了一种特别的气质,介乎成熟男人和乖巧女生之间的模样;此刻他瞳仁中盛满了真挚,倒映着薰自己的样子。
睫毛有点长。
羽风薰忽然被击中了。
他扣住飒马的手腕,直起身来靠近了对方,并趁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双唇相接。
虽说交往时间不短,两人却一直停留在拉拉小手的阶段;飒马且不论,薰向来是口头占占便宜的理论派,从没有实践的胆气,为这事还被UNDEAD的队友人文关爱了好几次。
对方的嘴唇有些干燥,薰便用舌尖一点点舔过,以自己的唾液润湿对方的唇瓣。
情侣之间再正常不过的亲密动作,羽风薰却觉得自己的脸热得快要烧起来。
出乎他意料的是,飒马似乎是被吓呆了,顺从地任由薰在他嘴唇上舔舔咬咬,甚至双手还安分地摆在膝盖上。
吻毕,羽风薰尴尬地别过脸,飒马才像是大梦初醒一般,下意识地摸向自己腰间,做出一个拔刀的动作。
“冷、冷静!”
羽风薰迅速翻上沙发,和神崎飒马并排坐着,单手有一下没一下地顺着后者的长发。
飒马把脸别向没有薰的那个方向,鼓起脸看起来有些孩子气,一边嘀咕着“轻浮”“混账”之类的话,一边挪动着想要离他远一点。
“呐,飒马君?”薰稍稍靠过去一些,放低了声音,“还记得学院里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
——你也是这个样子。
飒马白皙的脸颊上出现了困窘的红色:“闭、闭嘴!”
实际上那是一次在休息室更衣间的偶遇。

“阿多尼斯君——?……啊咧?”羽风薰推门的手停住了,门内和门外的双方陷入了一片沉默的僵局。
飒马此刻并不像一贯的样子严谨地梳理整齐长发,而是将长发随意披散在肩上,显得柔软而沉静;他本正在扣制服衬衣的纽扣,闻声回头不由得有些窘迫,连耳尖也泛起漂亮的粉红色。
“这个更衣室是男用的……啊喂!”
羽风薰话未说完已经被对方拿起不知道什么东西砸中了脸。
“啊痛痛痛……”薰苦笑着揉揉自己的脸,继而认真打量着对方,“看胸部果然还是个男孩子……不过很想请问一下,你是怎样做到长得和可爱的女孩子一样好看的?”
他弯起嘴角露出一个笑容,然后眼睁睁看着那位被称赞“和女孩子一样好看”的俊秀少年红着脸从衣服堆里拿出一把武士刀。
“啊?等等、请等一下!”
“尽管冒犯了前辈,但是这样的话是对我的羞辱!砍杀了你之后我再切腹自尽以谢罪!”
“喂你别冲动啊——”


“请别再说了!”
飒马终于转过脸来,狠狠地瞪着薰。
薰伸手勾住他纤长漂亮的脖颈,在人嘴唇上落下轻柔得如同羽毛拥抱雪花的一吻。
“从那时候起,我就对你念念不忘啦。”
飒马向后倒了倒,腰弯得难受,也顾不上别的,只好抬肘杵他。
羽风薰不以为意,空出来的右手自然地搂住了飒马精瘦但强健有力的腰身。
他凑在飒马耳边很小声地说:
“飒马君,不知道你们国中的时候,学校里有没有开设过一门,生理卫生课?”

-end
没有停车,实际上就是这样(。
喧哗祭肝得好累,氪钻有瘾啊…

评论(8)
热度(47)
© 白虹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