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绝十九都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剑三/道剑】白马(1)


-会卖萌神棍小道长x伪·温润如玉二少,年下预警
-借梗《小道士之歌》
———————
叶思一个人走在扬州的街道上,被人握住手腕的时候下意识想抽出剑来,见到是一个年不过十岁的穿着纯阳入门弟子服的孩子,才略微放松下来。
“小道长,有事吗?”
那纯阳弟子双眸被白绫蒙住,似乎是目盲,倒是有点可怜,他咧嘴一笑,道:“这位施主,贫道摸您手相,贵不可言,但近日怕是有血光之灾……”
叶思怔了怔,随即哭笑不得地反应过来,自己这是碰到江湖骗子了;他从对方禁锢中抽回自己的手,抚平衣袖正色道:“小小年纪正当修行学习,却在此蛊惑人心,纯阳宫怎会放你出来行骗?”
小孩脸上的表情变得有点愤恨,顿了顿扯上一分僵硬的笑容:“小哥哥,贫道自下山以来风餐露宿……你就借予贫道三百金,日后定当相报。”
说到底叶思还是个不及弱冠的少年,再者三百金对他而言也不算是太大的数字;他沉吟片刻后蹲下来握住对方的手。
“小道长姓甚名何?可有道号?”
“……贫道祁容。”
“祁道长,这几日你便跟着叶某,待叶某处理好一些事务后,送你回纯阳。可好?”
祁容怔了怔:“……啊?”
“啊,尚未自报家门,实在失礼——藏剑残雪弟子,叶思。”
叶思虽年纪不过十七,办事却有分寸,一件件都安排得妥帖;只是不知是祁容真有相骨本事还是别的原因,倒真是碰到了血光之灾。
这日叶思是要去替师兄给一位故友送信,还没走到纸上记的那处府邸,就被人拦下了。
方式还十分不友好。
一面云城盾迎面袭来,速度快得令人反应不及,叶思只勉强用重剑格挡卸力,余波却震得他持剑双手发麻,虎口裂开,血顺着掌纹淌到手心里。
擎盾的苍云原本面带怒容,但待他看清了叶思的长相,不由得咦了一声,讷讷道:“原来不是……”
叶思皱着眉也没理他,收了剑转身哄着自己身后似乎是被吓到的祁容。
“是燕某认错人了,抱歉。但不知这位少爷,可识得叶珏这人?”那苍云收了盾,一拱手,看上去倒是客气模样。
叶思上下打量他一番,声音冷冽:“识得又如何?你约莫是要去寻仇吧?”
对方摆手辩解道:“因燕某与叶珏有些许误会,正待寻到他后解释。”
顿了顿,他认真道:“燕某寻他很久了,阁下若是知晓他所在,请务必告知。”
叶思见他神色真诚不似作伪,加上向来对苍云军印象不坏,便沉吟道:“叶某同师兄也好久不曾联系了……”
“他是你师兄?”
“是。几月前我离庄时,师兄尚在庄中,也说过要在剑庐闭关铸剑……不过师兄,咳,素爱说些玩笑话,是以叶某不知此话真假。”
“是么……那便多谢了!”那人再次抱拳行礼,不待叶思答话,已施展开轻功不见了踪影。
这时祁容才抓着叶思的衣袖,哼哼唧唧地抱怨:“那个人真凶……”
他说着便想去牵叶思的手,像之前那样;叶思却被他不轻的力道碰到伤口,很小声地抽了一口气。
“怎么了?”祁容眼睛看不见,耳朵却是好使,一听这声音慌忙松开手,惶急无措地道,“是他伤到你了?”
叶思从随身的小包裹里寻出止血的药膏,抹在伤处,不甚在意地答道:“小伤,不碍事。”
祁容还不放心,叶思便玩笑道:“真没事——不然让小道长摸摸?”
“嗯。”
叶思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已经被轻柔地握住手腕,对方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抚上掌心,像是细小的羽毛拂过。
叶思有些尴尬,还有别的意味不明的情绪不知如何表述,脊背都僵硬了,半张着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叶哥哥这手在伤好之前可别碰水了。”祁容摸完,若无其事地避开伤处,抓住叶思的手指。
“这我自是知道的。”


叶思守信,两日后在扬州的事务暂且打点完毕,便带着祁容回了纯阳。
叶思心里松快不少,觉得好歹是把这孩子全须全尾的带回来了;祁容看上去却很是不情愿,坐在马车里扭扭捏捏,欲言又止。
“祁道长,你怎么了?”
“啊,这个……”
“无碍,有话请直说吧。”
“唔,贫道可否随你一同回藏剑山庄?”
叶思被喝进去的一口茶呛到,咳得俊脸通红,好半天才缓过气来:“为何?”
“这……”
“前方已是纯阳山门了,公子还请下车吧。”赶车的马夫突然掀帘探进一个头来。
祁容泄了气,脸色都白了不少,一言不发地跳下马车。
叶思付了马车钱,跟在祁容后头走。
祁容脚步顿了顿,回头道:“到这里我已经可以自己回去了……”
少年思忖片刻摇摇头:“还是将你送到你师长面前,叶某才能彻底安心。”
祁容彻底不说话了,明明眼上蒙着白绫却走得飞快,叶思跟得不近不远,保持在始终能看见对方背影的位置。
“小容——?”
听到这声时祁容明显打了个哆嗦,好一会儿才小声道:“师尊……”
祁容的师父拿手里的《道德经》卷成筒,啪地敲在祁容头上:“知道会趁师父不注意偷偷跑下山了啊?本事真是大了!”
祁容啊了一声,异常迅疾地跳开,正好撞到了叶思身上。
那道长这才留意到叶思,拂尘一扫,行了一礼:“敢问这位是……?”
叶思不敢怠慢,回礼道:“藏剑残雪弟子叶思见过道长。叶某于扬州偶遇祁……令徒,见其年纪不大又孤身一人,恐为歹人所害,便将他送回纯阳了。”
道长脸色略微缓和,颔首道:“孽徒让你费心了。”
叶思转脸看了看祁容,后者可怜巴巴地揪住他的衣袖一角,不肯放手。
叶思见状只好抬头冲那道长笑笑,跟着蹲下,握住祁容双手低声宽慰道:“日后还能再见的。”
“你还会来吗?”
叶思顿了顿,在心底盘算起可能性来,发觉实在是低得可以忽略,却还是敌不过祁容的可怜模样,硬着头皮保证道:“叶某尽力。”
祁容的嗓音都有点梗住了:“我等你。”
叶思刚应了一声好,祁容凑过来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因为眼睛看不见,所以亲的位置几乎就在唇角。叶思倒不在意,觉得祁容不过是个十岁的孩子,被亲完后还在他头上揉了揉。
“再会。”

评论(1)
热度(10)
© 白虹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