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绝十九都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先前好久写的,随便发发,本来要开车的没开成。
————
江澄近来睡眠越发糟糕,夜半因魇而大汗淋漓地醒来也不止两三回;家中老仆说是心力焦竭之故,尔后不知从何处弄来香炉和安神香,嘱托了婢子夜夜点上。
啧,这会有用吗?他单手支着额角,拇指揉按着右颞,还是决定莫要辜负了老人家的一片好心。
卧房里弥散着安神特有的香气,明亮的月光透过窗孔进入后变得朦朦胧胧,分外旖旎。
江澄正半梦半醒间,却觉有阴影投射在自己身上,常年的习惯本该使身体立刻醒来,却因为今夜的安神香而反应迟钝。
“江澄……?”
“魏无羡?你不是跟含光君……跑到什么山上去了吗……怎么跑回来了。”
江澄半眯着眼睛看床边坐着的人,七分迷茫三分恼火:“而且,你怎么又到我房间来了?”
对方啧了一声:“我俩不是一直睡在一个房间吗?睡糊涂了?”
这下大半瞌睡都散了,手肘撑起身体,即使当下眼前没有镜,江宗主大概也可以猜到自己的表情——讥讽而疏远。
“你几岁了?装傻有意思吗?打哪儿来滚回哪儿去。”
藉着丝丝月光好歹能看清,对方的表情瞬时变得无辜和迷惑,真切极了:“江澄,就算我今天又惹了点麻烦,你也不必如此吧?莲花坞是我家,我能去哪儿。”
江澄心中那声冷笑还没发出来,忽然发现些许不对。
——魏无羡的模样,不是莫玄羽,的确是当年那个“魏无羡”。
迟疑片刻,他断断续续问道:“你……今年……几岁?”
魏无羡笑起来,露出白森森的一排牙:“你果然睡糊涂了,我前两日过了生辰,不正十六么?”
江澄也顾不上再说什么,捧住他脸细细打量,发觉的确是还存着些年轻稚气的一张脸。
“……”注视着对方惶惑紧张的神色,江澄终究是深深吐出一口气来,“嗯,我今年廿七了。”
三言两语地解释了之后,魏无羡倒是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竟如此神奇!”
江澄心里却乱七八糟的,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没有经历过那些痛苦的、尚还一派天真的魏无羡。
魏无羡不待他答话,手脚并用地爬上床,牢牢压住江澄。
江澄咬紧牙关,却还是呜咽了一声:“妈的……魏无羡……你好重……”
魏无羡摸着对方脸颊,道:“是你瘦了,江澄。”
脸颊上传来温热的触感,江澄愣怔了一下,还没来得及推开他,嘴唇已经被吻住。
魏无羡小心翼翼地托着对方的脖颈,舌尖笨拙却认真地划过齿根,与江澄的舌纠缠在一起。
江澄身上有莲的清香,好闻得很;因为是睡到一半的深夜,魏无羡很轻易地撩开了江澄身着的中衣,就如他以往一直想做的那样。
“滚出去……!”
“这么多年你还是没变,只会说这句么……”
话未说完,江澄抬手遮住自己的眼睛,无声地哭了。
他有很多话,不适合对如今的魏无羡说,他的眼泪,也不可能给任何人看;但在十六岁的魏无羡面前,他突然变得脆弱了,似乎怎样都无所谓了。
只有十六岁的魏无羡,不会拿对待云梦江氏家主的态度对江澄。
“江澄,那段时间究竟发生什么了?你要这么对我,嗯?”
江澄很小声地抽噎了一下,然后哑着声音吼他:“不要你管!”
“师弟……江澄。”
亲吻落在嘴角,是温热的。

评论(11)
热度(43)
© 白虹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