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绝十九都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全职/叶翔】军训二三事


-完全取材自我的真实经历,教官撩得我dokidoki(…)因为我们教官是本校国防生大三学长,所以我也这么设定了。除了校名外完全是本校现实情况!真的!
-甜到害怕
———————
大一新生免不了的是军训,军训的成绩还会被记录到档案里,总之就是不能蒙混过关。
班助告知大家这件事的时候哀嚎一片。
所幸学校还有点人性,把训练时间安排在了最凉快的时间,虽然早上五点起床有一点辛苦,至少不用被晒了。
“自我介绍一下,”站在队伍前的教官穿着一身雪白的制服,军帽戴得端端正正,“我叫叶修,是你们大三的学长。”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接下来我点个名哈。”
“邱非。”
“到。”
“大点声。”
“到!”
……
“孙翔。”
孙翔舔舔嘴唇,想到刚才几个被反复叫名字喊到的同学,提高音调吼:“到!!”
“哪个?”
叶修教官晃到他面前,盯着他看。
孙翔硬着头皮又喊了一声。
“不错。”

最开始的科目是站军姿。
大家按照教官的要求站得笔直,战战兢兢地平视着前方,叶修却还是摇着头不甚满意。
“大拇指抵在食指第二关节,手指微屈——看我,就像我这样。”叶修一边说着一边抬起手示范,“头要正,颈要直,肩膀向后打开。”
“中指紧贴裤缝。”
叶修在队列中来回地走,经过孙翔身后的时候停了停,双手按住孙翔的肩膀向后掰了掰,力道不大,却足够让孙翔整个脊背都僵硬了。
叶修走开了,孙翔这才稍稍放松了一点。
“好了,休息一下。”
上午的科目都是一些简单不费力的,站军姿和四向转之类的,除了下蹲有点累之外,孙翔觉得自己状态良好。


为了能在早上多睡一会儿以及少走一会儿路,孙翔买了自行车。
他一边咬着面包一边骑车,看着前方堵得厉害的路口,恨恨地磨了磨后槽牙,不情不愿地单腿撑地,停了下来。
因为孙翔是踩点出门的,他到场地上时大部分同学都已经列队了。他急匆匆停好车,跑进队伍里。
叶修似乎是抬眼看了他一会儿。
“十秒,整理着装。”
孙翔的迷彩服外套还没穿好,他手忙脚乱地拉拉链、扣扣子,再把帽子端正戴好。
“停。”
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下子没了。
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转到孙翔身后,很轻地叹了一口气。
孙翔还没反应过来,叶修的手指已经触到了前者后颈,仔仔细细把他没理好的衣领翻过来,抚平,最后在他肩上拍了拍。
孙翔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今天的科目是,齐步走,摆臂练习。复习,敬礼、踏步走、下蹲。”
孙翔体质还行,不过前一天被那么一折腾,腿弯小臂和腰疼得要命,摆臂姿势也有点不标准,只有看到叶修过来的时候才会打起精神假装自己很认真。
叶修在他身边站了会儿,盯着看到孙翔冷汗都快出来了,才语含笑意地开口:“谁是班长?”
班长犹犹豫豫喊了一声。
“唱首歌。”
全班都有点懵。
“唱完让你们放下来,不唱就一直抬着。”叶修双手背在身后,一副悠哉的样子。
一听这话,全班都用热切的眼光注视着班长。
班长硬着头皮唱了一首两只老虎。
“好,停。”
孙翔揉着发酸的手臂,心道这个教官真是作妖啊……
不出孙翔所料,第二次摆臂练习的时候,教官叶故技重施。
“团支书来唱一首吧,喜羊羊会吗?”
唐柔——就是那位团支书,是个长得很精致漂亮的姑娘,也很大气端方,孙翔挺喜欢她的,此刻她保持视线水平,冷静地回答:“报告教官,我不会。”
叶修又问了其他几个班干部,居然没一个会唱的,孙翔急得汗都出来了,他会唱啊,但是又不能毛遂自荐……
叶修故作无奈地叹了口气:“那好吧,你们继续站一会儿。”
“……”
陷入诡异的沉默。
过了一小会儿,教官掏出了手机。
“既然没人会唱,那我来放一首吧,嗯,可长了,三分钟呢。”
欢快的儿歌随着教官的走动在孙翔耳中听起来忽远忽近。
“别看我只是一只羊🎵羊儿的聪明难以想象……”
“我要让你们以后听到这首歌就觉得浑身疲累。”
叶修一本正经地宣布。
“……”
好容易挨到了课间,孙翔一屁股坐到花坛边上开始看手机。
孙翔手机上消息还没回几条,叶修教官又开始作妖。
“同学们,我教你们唱军歌吧!”
大家犹豫着还没答应,叶修清清嗓子自己唱起来了。
“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
孙翔迷迷糊糊听了一阵,转头问身边的邹远:“这歌调子到底在哪儿啊……”
“军歌普遍没啥调,”邹远很冷静,“再说就算有调,咱们教官一唱也没调了。”
孙翔沉默了一会儿:“……这倒是。不过声音还行。”
邹远闻言扭头看了他一眼,啧了一声。
“……嗯,都学会了吗?”叶修大声道。
“不——会——”全班同学嘻嘻哈哈地回答。
“哦那我再唱一遍。”
“……”孙翔矬了矬牙。

-tbc
晚上继续写

评论(16)
热度(57)
© 白虹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