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绝十九都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脑洞来源于心理健康课老师讲的……

“江澄,我能不能不做这个治疗?”
“不能。”江澄在手机上打字,头也不抬,声音冷冷的,“上次老师也说了,你对于狗的特定恐惧症必须进行治疗。”
魏无羡咂咂嘴,坐立不安地挪了挪位置,贴到江澄边上。
“怎么?”江澄这才斜他一眼,略带嗤笑意味开口道,“已经开始怕了?”
“是啊是啊我好怕——”魏无羡索性一把抱住江澄手臂,装模作样靠到江澄肩上作小鸟依人状。
江澄翻个白眼,嫌恶推开他,正要说些话来挤兑,诊室的门被推开,走出一个身材高挑曼妙的女子来。
“温情姐姐——”魏无羡放过了江澄,笑嘻嘻上前打招呼。
江澄把手机揣进风衣口袋,礼貌疏远地问好一声。
温情手臂上搭着脱下的白大褂,一巴掌不轻不重打在魏无羡肩上。
“你们跟我来。”
他们跟着温情一道开车,去到一个健身会所,三人左转右转到了一片空旷场地。
江澄眉梢已隐隐有了不耐,碍于温情的身份和性别而兀自忍着。
“治疗方法是这样的。”温情清了清嗓子,容貌姣好的脸上带着些微促狭的笑意,“你看。”
温情似乎是从随身的皮包里拿出了一张纸,江澄还没来得及看清,魏无羡大叫了一声,立马窜到了江澄身上。
江澄被他拽得一个趔趄,这才看明白那是一张打印出来的哈士奇的照片。
江澄难以置信:“魏无羡,这就是张照片而已,这你都怕?”
魏无羡闭着眼睛连连点头:“我怕我怕。”
“……”
“治疗方法是这样,我把这张照片贴到远处,魏无羡你逐步减少和它之间的距离……能懂吧?”
魏无羡手臂还环在江澄脖颈上,睁了一只眼看看那张照片,继而死命摇头:“我做不到!”
温情无奈,只能拿着照片后退到大约有一百米的位置。
“喂,魏无羡,下来,已经没事了。”
江澄被他勒得难受,见温情离得远了,才伸手拽拽魏无羡衣摆。
魏无羡缓了一口气,却还是紧紧握住江澄的右手不肯放;江澄察觉对方手心里薄薄一层冷汗,皱了皱眉,什么话都没说,原本松松扣在对方手背上的手指收紧了一点。
百米开外的照片看起来只是一些黑白色块,江澄思忖一刻,使了点力晃晃和魏无羡握在一起的手,示意道:
“魏无羡,过去。”
魏无羡有点哆嗦,但还是向前走了两步;江澄被他连带着,也不得不向前趔趄了一下。
前进了大约五十米多,魏无羡脚步顿了顿,江澄也没催他,抿紧唇看向别处。
勉强又走了几步,魏无羡撒了手,回身狠狠把江澄搂到怀里,声音委委屈屈的:
“我怕!”
江澄猝不及防被他搂了满怀,一把纤细腰身被魏无羡掐得死紧,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加上魏无羡说话时嘴唇正贴在耳际,便使得他耳根连带着脸颊一起红了。
“你怂不怂啊……!快松手!别掐我腰,妈的疼!”
魏无羡背对着温情的方向,下巴颏儿搁在江澄肩窝。
“不松不松打死不松!”
犹豫半晌,江澄伸手回抱住了他。

评论(3)
热度(43)
© 白虹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