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绝十九都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寝室日常
#魏无羡大概就是我,江澄是我对铺……
#日狗的日常


(1)
因为逐渐侵袭的冬日,每天起床都变得很困难,江澄也不例外——至于魏无羡,永远都要等到江澄起床后,他才肯起。
虽然起床难,但早自习还是要上的。
魏无羡一边刷牙,一边从镜子里瞅江澄面无表情的有点苍白的脸。
“江澄……”他咕嘟吐掉嘴里含着的水,“今天骑车不?不然又要迟到了。”
“随你。”
“那你捎我?我腿疼。”
这里指的是前几天体育课过高强度的训练和测试。
江澄难以置信地看他一眼:“我捎不动你。”
……最后还是两个人一起步行。
魏无羡垂头丧气:“天天迟到……”
江澄冷笑:“怪谁?骑车就不会迟了。”
“哎你等等,我买个包子。”
反正已经迟到了,无所谓再迟一点。江澄大概是这样想的,于是他不耐烦地点头。
魏无羡一边排队一边回头看江澄:“你要不要?牛肉粉丝馅儿的包子。”
江澄在手机上啪啪按了几下后才抬头:“我昨晚上开会回来的时候买了面包。”
“……”
“那你怎么不帮我也带一个!!那我就不用排队了!!”
“嗤,你又没说。”江澄虽然这样说着,眼睛却很明显地微微弯起来,连唇角也上扬了。
魏无羡也猜到他是故意的,就装模作样地摇头大声叹气,最后两个人一起笑出声来。


(2)
江澄不仅加了学生会,还参加了创行;忙得很,每天回来都可晚了。
魏无羡洗澡出来的时候,刚好和回寝室的江澄迎面对上。
江澄:“……魏无羡你又不穿衣服。”
魏无羡大咧咧把浴巾往肩上一搭:“反正你把我全身都看光了,别跟个黄花儿闺女似的扭扭捏捏。”
一旁的聂怀桑投来了惊恐的眼神。
江澄翻个白眼,把手里的东西往桌上一放。
魏无羡:“江澄。”
江澄:“干嘛?”
魏无羡:“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江澄:“……没爱过,谢谢。”
魏无羡哼哼唧唧:“我也要吃关东煮。”
江澄边把电脑开机,边冷笑道:“自己下楼买去。”
魏无羡:“江澄你让我这样下楼吗???”
江澄:“怎么不活活冷死你为民除害呢?”
最后江澄还是分了一口给魏无羡。


(3)
一寝室里,江澄玩王者荣耀和贪吃蛇,魏无羡沉迷阴阳师和love live,聂怀桑对手游嗤之以鼻并高举QQ泡泡堂大旗;不同系的薛洋画风与众不同些,上课以外的闲暇时刻,不是看一些刑侦剧,就是躺在床上睡觉。
相比起来,江澄倒还好些,魏无羡是只要上课内容不合心意,就会掏出手机来打歌抽卡刷觉醒,任性得很。
这天高数课,老师讲得过于跳脱,魏无羡一个瞌睡之后才发现什么都听不懂了,索性拿出手机来看看消息打打游戏。
“沃日!江澄你看!ur!老子抽到ur了!”
江澄被他一拍手臂,划得规规矩矩的直线偏到了下一行。
“……”
“魏无羡你吃屎!打个游戏也不能安分点!?老子不听课你他妈作业抄谁的去??聂怀桑吗?!”
魏无羡:你他妈说得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高数课后面紧邻着英语课,虽然有午休但是时间短得很;魏无羡和江澄和聂怀桑一合计——其实就是魏无羡和聂怀桑合计了一下——就决定魏无羡去楼下买饭,江澄和聂怀桑去517占座。
楼下小卖部也没什么可买的,魏无羡胡乱买了些能填饱肚子的面包和烧饼,就往上课的教室去了。
中午十二点的教室没什么人,除了江澄和聂怀桑之外就只有一对小情侣,坐在最后排悄咪咪地不知道在说什么。
魏无羡放轻脚步,走到江澄身边。
江澄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鬓边发丝有点散乱,腻白的肤色愈发显得他阖起的杏眼底下的暗青色很是扎眼。他手上刚刚用完的水笔掉在了地上,魏无羡蹲下帮他捡起,放在对方的笔袋里。
聂怀桑站起来让魏无羡坐到靠近江澄的位置。
魏无羡点点头,很小心地坐下来,以免那个上了年纪的凳子发出吱嘎声吵到了江澄。
他手里也正拿着笔,胡乱地涂了两下,却正好写了一个名字。
江澄。


tbc
是这样的,羡澄再没粮,我要去对家了,真的。

评论(8)
热度(46)
© 白虹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