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绝十九都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全职/叶翔】云在青天


—实际上cp感比较少,孙翔在越云的二三事。
—孙翔生日快乐,这大概是我最后一篇叶翔吧(。)但我还是会继续爱翔翔滴!!
—有私设,与越云相关都是私设
————————————————
“孙翔。”
听到这一声,少年才回过神来,视线从玻璃车窗外回转过来,肩膀上已经被人搭上了一只手。
“晚上要出去玩记得跟人搭伙。”
孙翔眨巴眨巴眼睛,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一张俊俏小脸涨得通红,旁边的队友善意地笑起来,嘻嘻哈哈地摸他脑后扎起来的小辫子,天蓝色带着小兔耳朵的发圈。
毕竟是小孩子么——虽然他年纪轻轻,天赋卓越,脾气也不怎么好,但在一众队友看来就是一只会挠人的小猫,骄傲得很,一双漂亮的眼睛却又是水汪汪的,让人生不起气来。
孙翔这是第一次跟着越云战队来嘉世战队的主场来比赛,也是第一次来杭城。
看什么都新鲜。
他随着队友到了下榻的酒店,然后被陈经理拉住手好一阵嘱托。
“小孙啊,你可千万别乱跑,这人生地不熟的……”
孙翔,那可是个从小就要面子的人,这被人念叨了,不免有些不服。
他嘎吱嘎吱咬着一根荔枝味的棒棒糖,把脑袋一扬,摆出明显一副拒不合作的态度,低他半个头的战队经理只能捂着脑门叹气,又好气又好笑,也没真的跟他置气。
陈经理也知道跟他说没用,只好揪着孙翔的室友叨叨去了。

杭州真好看。
孙翔脱了越云的队服外套,穿着件白底蓝边的T恤衫就出去了,就像一个普通的高中生一样。
此时正是夏秋交接,这样穿也不会冷;夜晚一阵阵湖风吹过来,舒爽得很。
孙翔今年刚从青训营出来打职业赛,倒也不怕会有小粉丝扑上来,走在凉风习习的梧桐大街上,左看看右看看,难得有了一分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活劲儿。
他深知自己迷路的潜力,的确不敢走太远,只好在酒店附近走走逛逛。听闻嘉世俱乐部就在不远的地方,孙翔就跟门口保安一问路,溜溜达达就过去了。
方向是没错,孙翔摸到了嘉世门口,盯着大门看了半晌,看上去和嘉世战队脑残粉别无二致。他一边脑子里想象着斗神叶秋的样子,一边右手下意识地揣进口袋。
——棒棒糖没了。
孙翔这阵子对荔枝味真知棒瘾着呢,嘴里不含着就觉得浑身不舒坦。
正好嘉世前头就有个小卖部。
他跟个小老头似的叹了口气,就慢慢踱过去了。
小卖部不大,东西倒是齐全的;孙翔一口气捞了十五支真知棒,打算付钱,就见老板和一个来买烟的男人正聊得热乎。
孙翔也没吱声,难得没有不耐烦,抬头挺认真地瞅了瞅那个人。
实际上那人也就二十来岁模样,脸色不算太好,是常年不见太阳的苍白,前额刘海软软地搭着,看上去显得人温和不少;下巴颏儿上有一点点青色的胡茬,好像是有点颓废,不过不讨人厌;一双眼睛生得好看,孙翔忍不住盯着看了好一会儿。
那人接着老板的话茬说完了一段话,低下头点烟。
老板这才瞟到一旁等着付款的孙翔,赔着笑脸连说了好几句对不住。
男人抽着烟,笑脸盈盈地看一眼孙翔买的棒棒糖,面容半隐在烟雾里。
孙翔莫名地想,倒是和杭州夜色正般配。
他转身正待要走,男人却突然搭话了。
“打荣耀么?”
孙翔下意识点点头,回过头看他。

眼睫毛真长,跟小扇子似的。
抽着烟的男人这么想着。
手指好看,像玉一样。
孙翔的目光专注在对方拿烟的右手手指上。
孙翔拆开糖,捏着糖棍儿往嘴里一塞,含含糊糊又回答了一遍:
“打啊。”
“什么职业?”男人换了个姿势倚靠在柜台上,指间夹着一支烟也不抽,袅袅的灰白色烟气向上飞起来。
“狂剑。”孙翔难得心平气和老老实实地回答一个陌生人的问题,他自己也觉得——真奇妙。
或许是杭州的山水景色太温柔。
顿了顿,他又像要显摆一下自己能力似的,补充道:“其他的我也会,战法什么的。”
孙翔舌尖抵着圆润的糖球,甜甜的果味顺着舌头向喉间淌下去。
男人点点头,再度笑起来,嘴里咬着香烟过滤嘴而说出的话音含糊不清。
“挺好的。”
孙翔因为他这般与长辈无二的语气而略微恼火,几下咬碎糖球,连糖棍儿一头都给咬得扁扁的,眯起眼睛很有几分质疑的意味。
大概意思是,“你丫谁啊,说话的调调不要太惹人嫌”。
男人无所谓地别开目光,并不想补救一下什么。
……好气啊!
孙翔气恼地翻个白眼,提了塑料袋就要走。
没忍住回头又瞥了瞥。
那人侧着脸跟小卖铺老板说话,见孙翔又回头,一只手随意地摆了摆。
“加油。”
孙翔有点莫名地哦了一声,挠了挠头,顺便揪了揪自己的小辫子,手感还挺好。


回到酒店,接受了一番队友们亲切友好的关于“你居然没有迷路真是稀奇啊”的问候,孙翔觉得一口气哽在胸口,再跟他们说话大概就要气死了。
孙翔抱着枕头在床上扑腾,室友早戴好眼罩迅速入睡了。
可不么,明天打比赛呀。
酒店空调太冷,孙翔想到越云俱乐部队员寝室里的小破电风扇和不上35度不给开的空调,瘪了瘪嘴。
嘴里浓浓的薄荷牙膏味儿。
想吃糖。
孙翔呼啦一下坐起来,想了想,赤着脚跑去把空调给关了。
他躺回床上,把空调被整个蹬到一边,再一把抱住自己带来的横刀的定制抱枕。
没了空调的房间里倏然安静下来,几乎可以听见窗外细微的风声。他迷迷糊糊地闭上眼睛,想,叶秋长什么样呢?
过了一小会儿他又想,我能打败叶秋吗?脸颊贴着凉凉的布面蹭了蹭,
“应该可以吧……”孙翔嘀咕着,睡着了。
梦里他和队友一起举起奖杯,欢呼,喝彩。
——冠军属于越云。
孙翔年轻稚气的脸上露出一点点笑容来。

—END

评论(16)
热度(79)
© 白虹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