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绝十九都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头像图@’Mice°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动物paro,全员向,任·何·动·物·都·不·含【侮辱】【贬低】意味,只是挑选了内心中比较契合的某种动物,江澄是个私心的例外。……
—段落式小日常,想到什么写什么。
—不讲遗传学,不讲逻辑,不讲道理。……

1.0
天气愈发冷了。
江澄站在细枝上,低头看刚刚捕猎回来的魏无羡。
“你丫还知道回来!”
魏无羡则是卧在树根下优哉游哉,边舔毛边回话:“怎么不回来啦,云梦是我家建设靠大家嘛。”
江澄给他气得扑棱扑棱就从树上飞下来,小爪子踩在魏无羡脑袋上蹦哒蹦哒。
江澄:“要脸吗你!!”
江澄:“属你最给江家丢脸了!”
本来江澄力气就不够看,加上魏无羡秋冬季换了毛,魏无羡对于江澄十成的怒火只接收到了一成。他晃了晃脑袋,没几下就把江澄晃了下来,稳稳地摔到他怀里。
魏无羡换个姿势,更好地把江澄搂住。
“行了啊,在冷风里站着你也不嫌冷啊?”

1.8
江澄:“魏无羡你丫又去偷鱼吃!!肚子上毛都是湿的!!”
江澄:“阿嚏——!!”

P.S.银喉长尾山雀常年体温保持在四十度,冬天不能摄取到大量食物保持体温的话,很容易冻死的哟。


2.0
作为一种爬行动物,薛洋理所当然地怕冷,而且越到冬天越是懒洋洋——该冬眠了。
薛洋窝在一块大石头上,晒太阳。

晓星尘,是一只小白鹭,是特别漂亮的小白鹭。
虽然这个组合很奇怪甚至有点诡异,但是薛洋的确和晓星尘和平相处着。
晓星尘在他旁边梳理羽毛。
虽然薛洋懒得动,但对于折腾晓星尘,总是充满了兴趣。
他爬过去,相比同类来说更为圆润的吻部触碰着晓星尘腹部很特别的那簇蓝色的软羽。
——太过于温暖了。
薛洋情不自禁地缠绕上去,勾住了晓星尘纤细的身体。

2.3
阿箐:“坏东西滚开!又来道长身上黏着!你身上冷死了!”

2.5
晓星尘:“没关系的,他怕冷。阿箐你要不要也过来?”

2.8
薛洋:“呸呸呸!丑八怪别过来!”


3.0
晓星尘有朋友来看他了。
对方似乎是叫宋岚,一身羽毛白得似雪,偏生翅尖染了墨色,倒也是仙风道骨得紧。
趴在树杈间的薛洋看着晓星尘和宋岚两只白鹭形貌亲昵地偎在一起,宋岚甚至帮晓星尘梳理翅羽,而晓星尘并没有什么反抗的迹象。
——这就很有点气人了。
薛洋嘶嘶地吐着蛇信,嘴张了张,露出白森森两颗毒牙来。
阿箐:“羡慕嫉妒恨了?你这坏东西根本没有道长和宋道长……”
薛洋:“给你三秒钟时间……”
阿箐:“你和道长超般配的。”
虽然这么说,薛洋还是有点膈应,他想了想,顺着树干出溜下去。
宋岚:“这儿怎会有此等毒物,星尘莫怕,我帮你除了他。”
晓星尘:“无妨,子琛。”
这时候阿箐也扑棱棱飞过来,梢在晓星尘背上。
晓星尘:“他们是与我同住的……”
宋岚:“这怎么可以?!”
薛洋早攀到晓星尘身上,对着宋岚吐舌头:“略略略!”

3.2
“今天也是天朗气清心情舒畅啊!”
——同日的薛洋日记。

3.5
宋岚:“星尘你怎能如此自甘堕落??”

3.8
晓星尘:“啊???”
晓星尘:“阿箐,吃小鱼吗?”
阿箐:“吃——”

P.S. 大白鹭以鱼蛙蜥蜴等为食,但蛇之类的应该还是怼不过的尤其是蝮蛇,所以这里做了艺术性夸张。……

4.0
稍稍拨弄一下时间轴,现在是阳春三月。
薛洋:“喂,晓道长。”
晓星尘此刻正咬着一尾鱼,回转头含含糊糊应了。
薛洋眯眼瞅了半天晓星尘枕部垂下的两根翎羽,问道:“你们是不是到繁殖期了?”
晓星尘动作一顿,过好一会儿才道:“是,怎么忽然问起这个?”
薛洋又看他背部薄纱似的蓑羽,懒洋洋道:“看你变好看了呗。”
晓星尘:“……”
实际上是这样的,晓道长虽然身材样貌一等一的好,轩轩韶举,卓卓朗朗,却有个毛病:眼睛不好。
由此,晓道长在繁殖期从来没找到过合适的对象。
——当然,主要原因还是薛洋和宋岚和阿箐不同意。
晓星尘吃完了鱼回到岸上,一个不留神薛洋又出溜到他脚边。
薛洋一抬头,晓星尘胸前垂下的矛羽划在他脑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痒痒的。
薛洋偏着脑袋——其实他很想闭上眼,奈何蛇没有眼睑,实在是做不到——吻部抵着晓星尘柔软腹部摩挲。
薛洋:“这样就挺好的。”

4.8
阿箐:“辣鸡!坏东西!又吃道长豆腐!”


5.0
江澄被邀请去金家开清谈会。
魏无羡说待在云梦太无聊,也想出去见见世面。
江澄:“你一个人不是整天跑出去浪的吗??见什么世面??”
虽然这么说,但江澄还是让他去了。
金家,一如他们的外表,爱美,喜欢奢华。
江澄梢在魏无羡头顶上,扫视周围金光闪闪金碧辉煌的装修:“呸,这群花孔雀。”
——尤其是金子轩那厮。江澄在心里补充。
魏无羡倒是心情不错,回他:“人家那是白孔雀镶金边,不带花的。”
正说着,前面就见蓝家人了,正是泽芜君蓝涣和含光君蓝湛。
蓝家人,尤其是双璧,是极为好认的——一身肃肃然白羽,翅携墨色,而蓝涣腹下有青蓝色羽,蓝湛腹下有浅蓝色羽,尤显超尘出凡。
江澄见了蓝涣,略微颔首,算是招呼。
蓝涣倒是更为热切些,便道:“江宗主,别来无恙。”
实际上画面颇为喜感,因为江澄站在魏无羡头上,加起来却还没有蓝涣一半高。
——这就很有点气人了。
江澄也意识到了,不冷不热地寒暄几句,用爪子在魏无羡头上划拉两下,意思是要走了。
魏无羡便颠颠地走了。

5.1
蓝涣:“噫,江宗主好冷漠,是我哪里做错了吗?”
蓝湛:“……”

5.5
江澄:“金凌!!别叼着我翅膀!!”

5.8
魏无羡:“莫名的危机感……”


—TBC
附设定
动物pa设定
江澄——银喉长尾山雀,其实超凶,真的超凶
魏无羡——赤狐,耳尖和尾尖是黑色
金光瑶——黑孔雀,背部有金色羽
蓝曦臣——雪鹤,腹部有深蓝色羽
蓝忘机——雪鹤,腹部有浅蓝色羽
薛洋——尖吻蝮蛇,相比同类颜色更深,几乎全身都是黑色
晓星尘——小白鹭,腹部有黑蓝色羽
阿箐——普通翠鸟,体型更小巧
宋岚——大白鹭,翅尖有黑色羽


配图。
江澄:魏无羡你丫还敢回来?!
江澄:我超凶!!我真的超凶!!
魏无羡:好了好了知道你超凶了。

评论(18)
热度(127)
© 白虹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