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绝十九都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冬至#
#所谓的if时间线#
#又及,汤圆起源于宋朝,理论上应该是没有……的吧?#

魏无羡拎着一坛酒回来的时候,就见江澄和江厌离坐在一起,手上忙忙叨叨的不知道在做什么。
江澄五感比姐姐灵敏得多,抬眼瞅了魏无羡一眼,不冷不热地嘲道:“还记得要回来啊?难得。”
魏无羡倒也不恼,笑嘻嘻把酒坛搁下,跟着凑过来,蹲在地上正好偎在江厌离手边:“师姐师姐,这是在干嘛呢?”
江厌离左手托着一个小钵,右手拿着一个小木杵,低着头和魏无羡对上视线,一时笑得眉眼弯弯:“明日是冬节,需得做些浮元子——阿澄在帮我忙呢。”
闻言魏无羡转过脸去,的确见到江澄手上揉捏着一大块面团,鼻尖脸颊上沾着些许白面,却也不显得滑稽;江澄又见他视线转来,瞪大杏眼斥他:“就你一人闲得到处乱转,成日不是拆房就是毁树。”
魏无羡故作委屈:“江澄这你可冤枉我了,我不是出去买酒了么。”
江澄只冷嗤一声,正待驳回去,却在江厌离的眼神示意下不情不愿地闭上嘴。魏无羡看去,只觉得他脸颊微微鼓起,好似以前见过的一只进食的松鼠,尤其可爱。
登时魏无羡心思流转,对着江厌离讨好卖乖道:“师姐,这杂活便不麻烦你了,我来做就是。”
江澄听了这话,斜眼睨着魏无羡;后者仗着脸皮厚,纯当没看见。
江厌离想碾碎芝麻粒也不是什么复杂的事,便点头答应了。


待江厌离出了厅室,魏无羡抱着小钵有一下没一下地捣着芝麻碎,随口跟江澄搭话。
“江澄,江叔叔呢?”
江澄此刻正被有些黏手的面团困扰着,头也不抬地道:“书房,先前不说有凶灵么,爹正和人商谈怎么处理。”
“哦……那虞夫人呢?”
“阿娘同藏色散人出游了,说是明日便回。”江澄从旁边拿了些干面粉,混进面团里。
魏无羡不出声了。
江澄好不容易揉完面团,却不听魏无羡那头的动静,不由得奇怪。
“……!!”
魏无羡从背后抱着江澄,啵唧一口亲在耳鬓没被碎发盖住的皮肤上;不等江澄发作,抬手用指背替他揩了脸上的白面。
江澄一时怔住了,魏无羡一边赔着笑一边松手倒退,等到了门口才试探着叫了一声江澄。
江澄心平气和地点点头:“听管家说,卖饼的那位李师傅家里大黄新产了崽子,明日便去抱一只回来养吧。”
魏无羡呆住了。
他又低头看着桌上零零碎碎的食材,勾起唇角笑了笑:“冬节吃个甜的就行了。”
“……江澄我错了!!!”




江厌离:“这花茶很不错呢。”
温情:“是吧,你等会儿带点回去。”

评论(13)
热度(32)
© 白虹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