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绝十九都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原著向清水流日常,大概背景参考《无声的证词》,一点点解剖x#
#4的,我涛就是这么可爱这么迷人,就很想操。……#

好不容易到了秋季,天气迅速地凉快下来;对于秦明及一大批奋斗在现场第一线的法医工作人员,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摆脱防毒面具和香菜。
“啊,好闲。”秦明喃喃,看着窗外泛黄的树叶,抻了一个懒腰,而后觉得颈椎骨磕巴一声,心说糟糕。
正好林涛洗完手从走廊经过,探头进来笑出一口大白牙:“冬瓜,又乌鸦嘴了啊。”
“你妹啊!好好的叫什么外号!”
是了,自从林涛这丫不知打哪儿知道了秦明的小名,就给搭档取了这么一个接地气的外号。
林涛又是一笑,步子还没迈开,电话铃催命似的响了起来。
林涛重新倾了半个身子进来,和接电话的秦明面面相觑。


不算什么疑案。
秦明和大宝看完现场的状况,检测了尸温,再简单地做了尸表的观察,心里差不多就有了那么点意思。
他脱了手套和一次性解剖服,转脸和一旁负责提供调查信息的侦查员嘱咐了一句把尸体送到殡仪馆,就偏过脑袋去看院子里忙活的痕检员。
林涛蹲在地上,前脚掌着地,后衣摆有点短了,露出一小截腰来,在秋季明晃晃的太阳里白得发亮。
要不是因为在命案现场,秦明看他这个姿势,实在是很想推一把。
秦明跟着蹲下来,就在林涛旁边,倒把专注的林涛给吓了一跳。
“走路都没点动静,怎么跟……怎么跟……”他大概是被自己的脑补又吓到一回,脸色白了白。
秦明觉得好笑:“有发现了?”
“嗯。”林涛点点头,眼里闪出几分亮光来,“找到潜血足迹了,还有两个完整指纹,有鉴定价值。”
法医先生点点头。
“你那边怎么样?”林涛挺好学地问。
“死亡时间是昨晚十一点左右,被重击头顶后颅骨粉碎性骨折导致重度颅脑损伤死亡,身体没有明显约束伤或威逼伤。”
林涛沉思了一下:“没有多余的伤痕,难道是熟人作案?”
秦明高深莫测地笑笑。
林涛磨了磨后槽牙,觉得脊背有点发凉。

—tbc
睡醒再说zzZ

评论(16)
热度(19)
© 白虹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