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绝十九都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诶嘿,稍稍傻白甜一下,求不打!#
#原著向清水流日常,解剖都是瞎几把扯#
#手动无视了铃铛姐,不然没法写……!对不起!!#


“嗯?这是什么?”
林涛听见了,过来蹲下,看了看便道:“滴落状血迹,还挺密集的。”
秦明无语地抬头瞥了一眼林涛,戴着白手套的右手指着尸体的嘴部。
“我是说这个。”
林涛转移了视线,审视了一会儿,喃喃道:“刀片?”
秦明小心翼翼地把刀片取出来放进证物袋,手指按住尸体下唇翻开检查一番,下结论道:“有濒死期的生活反应,是凶手放的。”
“废话。”林涛还在观察那滩密集的血迹,“把剃须刀刀片放进嘴里,这舌头是不想要了。”
刚刚去跟侦查员谈话的大宝蹦哒回来,正好听见了这段对话,呆了半晌:“……那个,会不会是死者自己割喉之后把刀片放进嘴里的啊?”
秦明白了他一眼:“脖子上没有试切创,一刀致命,再说……”
“这些血迹是凶手站在死者身边时,从凶器的尖端滴下来的。”林涛打断道。
大宝推了推眼镜:“凶手为什么要把刀片放到死者口腔里?”
秦明和林涛沉吟片刻,相视而笑。
“不知道是不是我想的那样,还需要调查一下。”秦明道。


案子破得还算容易。
凶手是死者曾经教过的学生,因为死者曾多次在课上辱骂他,所以凶手用弹簧刀割断死者颈动脉后在死者口腔中放入了刀片。
林涛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倚着车窗打瞌睡。
窗外时不时闪过的树影在他脸上留下斑斑驳驳的光影痕迹。
“过两天是不是宝嫂生日啊?”秦明摸了摸林涛脑袋,一手汗,他无奈地抽出餐巾纸擦手,“要不要一起出去聚聚?”
大宝乐呵呵地点头点头,毕竟因为工作老是出差好久没见对象了,可不是想得紧吗?
林涛忽然醒了,捋了捋头发,眨巴着眼睛看了看后座的秦明和大宝两人,抬手就把车窗摇下来了。
“好热,透透气。”
秦明:“一冷一热容易感冒。”
林涛:“知道啦堂兄!”
秦明:“……”
大宝:“……噗。”
秦明心说这崽越来越会撒娇了。
一路无话暂且不表。
林涛得知要给宝嫂过生日还蛮高兴的,一个劲念叨哪家蛋糕好吃又不甜腻,直到秦明次日来上班时拎了一个最小号的他说的那款栗子蛋糕,林涛终于闭嘴了。
林涛切了块蛋糕用勺子挖了一点塞进嘴里,然后含着小勺蹦哒:“好吃!”跟个小孩子似的。
秦明扫了一眼林涛露出来的一截小臂漂亮流畅的线条,故作沉稳地开口:“林科长小心体重啊。”
林涛先是愣了愣,而后坏笑着:“超不过你啊,微胖界扛把子。”
其实秦明是看不出胖的,只不过身材方面跟林涛还是完全不好比,故而林涛有此一说。
秦明白了林涛一眼。
大宝站在蛋糕边上一边咂摸着一边点头:“嗯嗯这家蛋糕是好吃,我给梦涵也买一个。”


-tbc
每天都短小,复习去了zzZ

评论
热度(20)
© 白虹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