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绝十九都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全职/叶翔】落雨

—龙族pa。因为是龙抬头所以拿出来补写了。……
—我觉得看过这篇的小伙伴早已取关我了x
——————
按理说,孙翔拥有的另一半强大的血统不该让他这么厌恶雨天,如果不能喜欢,至少也该适应。
可孙翔不,他讨厌杭城潮湿的天气,空气中的水汽沉重地挂在衣物上,引得人心情也跟着沉闷。
他打着一把伞,站在十字路口走神。
溅起的水花,雷鸣,汽车刺耳的喇叭声。
孙翔从未体会过所谓的血之哀——也或许因为他早就习惯了独来独往,并渐渐喜欢上了这样的生活。
并没有什么不好。他以平淡怜悯的目光扫过街上行色匆匆的普通人,这么想着。
雨轰然而下,水珠打湿了孙翔的裤脚;他左右张望一下,决定在某家便利店停留片刻,顺便解决午饭。
便利店的开门铃声一如既往,孙翔动作干脆利落地收了伞,抬头对上一双古井无波的双眼。
从未感受到过的威压。
孙翔反倒是比以往都要冷静。
对方笑了:“天气真差,小朋友你说对吧?”
孙翔听了对方类似于调笑的话语,隐藏伞后的右手攥紧成拳,又缓缓松开,琥珀色的眼瞳里闪烁着金黄色,明灭像将熄的烛火。
“同伴可少见,认识一下,我是叶修。”
对方貌似友好地递过来一只手。
沾染着清淡的烟草香。
孙翔伸出手去,却在半空中硬生生转向收银台,将早就付完款的加热便当提起来,上挑的眼尾带着一丝丝得意,黑白分明的眼瞳睨向叶修。
叶修险些笑出声,觉得这小孩儿幼稚得可以,尾巴好像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孙翔本以为这么不给面子的行为之后,叶修总该识情知趣地走了——至少他从小到大遇到过的人都是如此——结果当他在椅子上坐下时,对方也毫不客气地坐到了对面。
孙翔拆便当的动作顿了顿。
“你是孙翔对吧?”叶修突然开口。
孙翔放在筷子上的手僵住了,而后缓慢移动到了腿上——裤子口袋里有他可以用来代替武器防身的东西。
“放——松。”叶修似笑非笑地看着孙翔,手臂从窄小桌下探去,刚好按住孙翔的手背。

“……诶?接我?”
孙翔本来不信任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上下打量着面前不修边幅的所谓前辈。
“是啊,”叶修放下支着脸颊的手,从衣兜里摸出一盒烟来,抽出一支点燃,灰色的烟雾细细一根,顺从着门口吹进的风而摇摆,“像你这样血统优秀的小朋友,当然要重点扶持啊。”
孙翔因为那句“小朋友”而愤愤地翻了个白眼,却在明白叶修的意思后沉默起来。
他从记事起已经没有了对父母的印象,只有一个邻居接受了国家给予的补贴而勉强照顾他到十六岁,也就是孙翔去上高中为止。至于国家补贴,是听说孙翔的父亲是国家退役的少将,却又在退役后参加了一次特别行动,并在这次行动中牺牲,有关政府这才提供了足够孙翔成年的抚恤金。
从小到大,孙翔一直无法融入集体,他以为只是自己的个性问题。
“……我不想加入。”
叶修反而笑了,将手指间的小半截烟头摁灭在孙翔喝完的那罐酸奶的瓶子里。
“为什么?”
孙翔思考了一会儿——他思考时略微歪着脑袋,看起来倒是很可爱——最后诚挚地说:
“我不喜欢。”
“噗。”
“很有个性啊。”叶修笑起来的时候右边脸颊有一个极浅的梨涡,孙翔下意识地盯着看了好一会儿。
“但是你除了加入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
“你是要读完你成绩优秀却在社交关系上彻彻底底失败的高中,去上大学,读你的土木工程,忙忙碌碌四年之后,实习,进公司工作,成为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哦,而且还是被排挤,不受同事欢迎的上班族。”
“被房贷搞得焦头烂额,被家庭困扰,被普通人的普通事麻烦着?”
孙翔忽然站起来,不算大声但明显有些恼火地质问:“关你什么事?!”
孙翔不知道他们已经把自己调查得如此透彻,这时心底涌起了一股寒意;右手紧紧扣着桌子边沿,生起了想要发火却无能为力的挫败感。
他抓起脱在椅背上的外套,仓惶地冲出门去,连雨伞也忘了带,把便利店自动门发出的音乐声连同叶修一起丢在身后。
叶修往后靠了靠,把自己舒适地摆放在椅子里,接起响个不停的电话。
“……咳,人不同意啊,总要给我一点时间。”
“是了,小年轻就是固执一点嘛。”
“……总以为背负着这样的血统,还能过上普通人的日子呢。”



孙翔跑回家,才发现雨伞忘带了。
“新买的伞……”他把用来擦头发的毛巾搭在肩上,一边嘀嘀咕咕一边去烧热水。
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喂?”孙翔往炖锅里加了几片姜,还没来得及擦手就把电话接起来,手机触屏上湿漉漉的。
“孙翔?”电话那头邹远的声音有点飘忽,大概是开着免提,“刘小别说要聚餐,唐昊和景熙都来,你来不来?”
“不去!”孙翔大大地翻了个白眼,“都要二模了你们还浪?”
邹远嘿嘿地笑了两声:“就是因为要考试了才……”
他话没说完,电话就被人抢去,那头是唐昊有点不耐烦的语气:
“软软翔,给你脸你还敢不兜着?下周末,老地方。”
孙翔还没来得及骂回去一句“软糖糕”,手一抖不小心把通话给掐了。
……好气,真是流年不利。
孙翔靠在沙发上,气恼地把抱枕砸到一边,惊动了本来睡在毛毯上的小奶猫。
“咪!”
“好啦好啦,”孙翔小心翼翼地抱起它,用两根手指挠着小动物的下巴颏儿,“你就给我省心一点吧。”
原本挺乖巧的小奶猫在嗅到孙翔身上的气味时呲起了毛,爪子隔着孙翔的牛仔裤重重地划了一记。
“……”
孙翔哀鸣一声,把抱枕摁在自己脸上。

评论(4)
热度(47)
© 白虹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