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绝十九都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全职/叶翔】云在青天

—懒得想别的名字了(。)就将就用这个了。
—越云翔,大量私设注意!!孙翔在越云的一些日常,没啥cp感。
————————————

第六赛季夏休期临近的时候,已经是热得厉害了;孙翔正是抽条长个的年纪,一米八的个子,看起来却瘦骨伶仃,衣服穿在身上直晃荡——配上浅色的T恤,好似一棵竹,倒是消去不少暑气,清爽得很。
越云这一次也没能进季后赛,小小的战队里几个队友嘻嘻哈哈笑闹过,提前开始了各自的夏休期。
留在战队里的,就只有几个工作人员,还有青训营里的半大少年;连经理都走了。
孙翔当然是要留下的:他已经被通知下个赛季出道了,也就是这个夏休期的事。

孙翔拿着队里一个前辈自个儿烤的曲奇小饼干,踩着一双刷得雪白的球鞋,沿着长长的、狭窄的走廊,去到那个训练室里。
“哎,那个,孙翔是吧?”
他被人从身后拍了拍肩膀,带着些许汗意的宽厚的手掌。
“嗯。”
“这是你下个赛季要用的账号卡,我们已经给调整过了,你要不要试试手?”那名技术人员笑了笑。
孙翔琥珀色的眼睛亮了亮,好像有星星陷进去似的闪光:“要!”
那人就把一张挺新的账号卡递过来,放到孙翔手心上,还不忘补一句:“有什么地方不习惯的,或者有自己想法的,记得说啊。”
实际上他话是没说完的,因为孙翔早跑没影儿了。

大概是因为天气热,训练室条件又差,只有两台老破的电扇,吱嘎吱嘎,边转边响,把人心烦得不行——孙翔到的时候,整个训练室里就一个人,对方也不在训练,而是聚精会神地在看什么视频,连孙翔进来都没发觉。
孙翔在自己的固定位上坐下,打开荣耀,刷卡登录。
——说实话,就算再期待自己出道后大显身手,一展帅气英勇的风姿,在最开始的开始,孙翔还是一个爱打游戏的小孩儿;他享受的是游戏和战斗的本身,那些荣耀和冠冕只是个让他更开心的附属品而已。
因此,他此刻试用自己的账号卡去打游戏,自然是全身心地投入,而且乐在其中。
「横刀」登录后出现在在某个主城的复活点,孙翔不管不顾地径直往野外跑,打算拿副本或者野怪测试一下各项属性。
“快快快围住!!”
背后不知道是谁高嚷了一声,接着又是嘈杂的一群人的七嘴八舌。
……哎?
孙翔听到声音愣了愣,没理,正打算继续跑,结果就被不知道哪个弹药专家的爆缩式手雷给炸得飞出去了;等到这个小狂剑一个受身回头看过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只是被殃及的一条小小池鱼而已。
“野图Boss啊。”孙翔嘀咕一句,本没打算去凑热闹。他对这种乱哄哄的场合实在没有好感——尤其是这热闹并不以他为中心,就更没有去凑的必要了。
他放过了那群人,那群人却没肯放过他。那个看外形是剑客的野图Boss哪儿那么好相与?不知道是怎么从包围圈中跳出,接着一个银光落刃震倒了周围一圈人,而看他落地的方向——正是孙翔身后。
孙翔暗啐一句,也是反应极快地起手十字斩将野图Boss挡开。
那群原打算围杀Boss的人中出来一个似乎是领头的人,抬手用手里的法杖遥指着「横刀」,恨声道:
“小子!这「剑客恩图格」不是你能觊觎的,还不快让开!”
孙翔暗自翻了个白眼,格挡着Boss的攻击,也不回话,在旁人看起来很是高冷。
这重剑比之前孙翔料想的重了不少,因而攻速也慢了,一时半会儿还真让孙翔有些手忙脚乱,只能通过改变重剑角度和提高预判来阻挡使用光剑的「剑客恩图格」。
突然间,对方人群中奔出一个战斗法师来,舞着战矛飞身袭向Boss。龙牙接落花掌,「剑客恩图格」转眼间被推到那个已经准备好的包围圈里;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欢呼。
那个叫「白露为霜」的战斗法师就和「横刀」叮叮哐哐打了起来。
“意识和操作都不错,但我要去开会了,速战速决。”战斗法师在打完一记霸碎后用语音说道,声音里含着点笑意;孙翔觉得听着有点耳熟,却想不起来是谁。
话音未落,战斗法师的节奏更快了,让「横刀」几乎是应接不暇,只能被一记龙牙刺中后陷入短暂的僵直,紧接着被一套连击打翻在地。
孙翔给气得不行,抓起桌上两块曲奇饼干塞进嘴里用后槽牙狠狠磨碎,而后用湿巾纸用力擦了擦粘着饼干碎屑的手指,这才重新摸上键盘。
回城复活。闷闷不乐。
孙翔操作着「横刀」在主城里闲逛了两圈,瞅着晚饭时间到了就准备下线。
这时他才看见近聊里的一条消息。
「白露为霜」:打得不错,前途不可限量。
——有病。
孙翔嘁了一声,下了线又关了电脑,把没用过的一块湿巾纸擦了一擦额头的汗,反了一面重又搭在湿漉漉的前额,自顾自去了食堂。

越云食堂的阿姨用慈祥的目光看着孙翔,并多给了他一个鸡腿。
“噶好看个男仔,精瘦挂汤个怎么行……”阿姨边给孙翔打了双份的饭,边用不标准的普通话念叨。
孙翔抽了抽嘴角:“……”
食堂的厨子都是本地人,除了厨师长——这就导致了菜式一半极甜一半极辣。
孙翔把一块辣子鸡夹起来放进嘴里,然后哗地流下两行眼泪。
这啥啊?!
孙翔红着眼眶和鼻尖正喝水,那个负责孙翔账号卡调整的技术人员又过来了。
“怎么样,「横刀」如何?”
“重剑攻速太慢,其他都还行。”孙翔挑着菜里的肉丝吃了,用筷子尖把凤尾虾的虾肉整个戳出来塞进嘴里,“不过不改也无所谓,反正我能打好。”
虽然唇上沾着一点油,但他很有点骄傲地扬起嘴角,白皙脸颊上显出很浅的一个小酒窝。
看起来倒真有种即将加冕的王的模样。

-tbc

评论(4)
热度(50)
© 白虹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