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绝十九都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全职&魔道/薛晓&叶翔】同学这是你的玻璃杯

—梗来自川大真实故事,情缘给我讲的时候我差点从楼梯上笑滚下来(……)薛洋性格偏差有,是糖。

—混合同人,各种私设。

—叶翔薛晓没有采用师生设定,都是学生。

—点文签收 @终端世界 写得贼烂对不起……

————————————

孙翔摸出一颗荔枝味棒棒糖塞进嘴里,还不忘斜眼提防着他那个室友。

“去哪儿?”

薛洋顺手从孙翔插着五颜六色棒棒糖的黑色铁笔筒里抽出一支星星形状的,不顾孙翔一叠声的“哎哎哎”,撕开糖纸飞快含住,而后才含混不清地回答:

“……阅览室。”

孙翔心痛地盯着薛洋嘴唇抿住的长长糖棍儿,痛心疾首:“薛——洋——”

回应他的是薛洋重重的一记关门声。

“咣!”

“哎靠,衣服夹住了!”

“……”



薛洋在阅览室的时候心里想的是:

这帮情侣真他妈烦!

他坐的是长桌最左边的位置,恰好右手边和对面各坐着一对情侣。

情侣坐在一起自然是不能专心学习的……除非是学霸情侣。显然,跟薛洋同桌的并不属于这一类。

于是薛洋只能看着对面的情侣低声交谈,女生羞红脸在男生背上捶了一下;眼角余光瞥见身旁情侣甜蜜蜜牵着小手,同时听见女生的一声娇笑。

“……”

薛洋把专业书往桌上一扣,目光开始游移。

斜前方坐着的白衬衫的小哥喝完了水放下了手里的玻璃杯……

哎?

薛洋愣了愣,回转视线盯着那个男生。

那人皮肤很白,五官也很端正,这让人第一印象就很舒服;头发略长但是打理得很干净;戴着眼镜,依然挡不住眉眼的清隽。

……就像星星。

薛洋望着对方的眼睛,下意识地咽了咽,突然很想吃星星糖。

他的目光投到对方手边的玻璃杯上,随即笑起来,露出一边尖尖的小虎牙。



孙翔从外面买盒饭回来的时候,见薛洋坐在电脑前,一时好奇凑近了去看他开了什么页面,却发现是个淘宝。

“……你怎么了?”

“打碎别人一只玻璃杯,要买一只赔。”薛洋倒是无所谓地浏览着一排排玻璃杯,孙翔的脸色倒是变得奇怪起来。

“你……打碎别人玻璃杯还会赔啊?我以为会是‘好笑,怪我咯?谁让你把杯子放这儿?碎你杯子是看得起你’这类的。”孙翔一手支着下巴颏儿,模仿着薛洋一贯拽上天的神态语气,学得还挺像。

“孙翔,想不到你向来一副智商欠费的样子此刻却……”

“闭嘴,你更欠费。”

“自己上info看去。”薛洋一边在淘宝下单一款有白色花纹的玻璃杯,一边扬起嘴角,“小爷今天心情好。”

孙翔翻个白眼,回头毫不意外发现自己的笔筒里少了一半的棒棒糖。

——你所谓的心情好就是拼命吃别人的糖吗?

孙翔掏出手机戳info,很快就发现了薛洋让他找的那条。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今天去阅览室的时候给一堆情侣闹得没法认真看书,正烦着呢,抬头看到一个长相特别对我胃口的人,形容一下的话大概是清隽风雅自带闪光气场让我忍不住想吃糖。

寻思着怎么搭讪,就发现他的杯子放得很靠边,还是玻璃的。

默默在心里敲定计划。

起身,假装去卫生间,路过他的桌子用衣摆把他茶杯扫到地上。强忍着说出流氓台词的习惯勉强算是真诚地道歉。

而后和他一起收拾玻璃残渣,有意无意摸了两把小手。可以,手很白很漂亮而且很滑,内心非常爽。

成功加了微信,表示了一下一定会赔一个一样的给他,为表诚心我还拍下了它的logo,虽然本来也没打算赔。

我收回我之前说过的学校阅览室就是个垃圾这句话。


孙翔意味不明地挑了挑眉——他在无意之中又看到了另一个当事人发的info。


那个(故意)打碎我杯子的同学,本来不玩info但是室友正好给我看了这条。

在你进来的时候就留意到你了,看起来就不是很乖的样子却会来阅览室。很认真地看了一会儿生化的专业书但是被什么打扰到了的样子就抬起头看周围,然后一直光明正大地盯着我看……从你开始盯我之后我什么都没看进去了。

你走过来的时候撩衣服的动作很明显,我没想让你赔我杯子,只是想让你主动加我微信。

微信不知道怎么主动开口,找你赔杯子的话怕你当真,那样显得我很小气了。所以不用赔我杯子了。


孙翔心想:完蛋,这人都能奔向脱团的康庄大道,有没有天理了?

正想着,手机震动起来,是有人发了消息过来。

部长:

孙翔?


一叶知秋:

叶修,我推送没做完,值班已经值好了,钥匙也转交了,临走前也记得关灯关窗锁门了。

所以还有事吗?


部长:

……

我只是问你去不去看电影。


孙翔想了想,很耿直地打了俩字:

“没空!”

隔了几秒又补了几个字:推送你帮我做?

那头叶修先是发了很长一串省略号过来,而后很是无奈地回复了一句:“行吧。”

“孙翔?你对着手机傻乐什么呢?”

孙翔抬头正色:“你不懂,这是劳苦大众抗争资本主义家的压榨终于获得胜利而绽放的喜悦的笑容。”

“……你是活在梦里呢吧?”

“没你梦,”孙翔扣住薛洋还要去拿糖的右手手腕,抢先一步把笔筒收起来塞进衣柜里,“是不是还琢磨摸人小手手呢?又白又滑又漂亮?”

薛洋抬脚就踹孙翔凳子:“比你这种想都没得想的要好。”

“薛羊羊我看你是欠抽。”

“你只敢动嘴皮子吧什么时候敢上手了?”

……

另一头。

“哎你等……唉,烫着了吧?”

叶修无奈地瞅着晓星尘一改往日冷静沉稳形象狼狈地捂着嘴。

“都说了我这是保温杯,凉得比你玻璃杯慢。”

“抱歉,我习惯了……”

叶修从寝室公用的小药箱里摸出一瓶喷雾丢给晓星尘,半是玩笑道:“你可得让那小学弟给你赔回来。”

晓星尘眨眨眼睛——他的睫毛很长,使得整个人更加柔和秀气——道:“不用了吧,我自己去买一个就行。”

“谁说赔杯子了,赔别的也成啊。”

叶修一边笑着,一边在手机上打下一行字:

“那就这周末去看金刚狼吧。”

过了三秒,手机震了震。

“行。”

评论(16)
热度(76)
© 白虹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