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红贯绝十九都

圈名=褚瑶。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头像图@懒虫_(:3 」∠)_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涉猎巨冷且行且珍惜。

【全职/叶翔】需要


—盲狙浙江卷的我差点没死过去……姑且写一下上海卷得了。我大声哭泣!对浙江卷太失望了!!
—大概是同居不同床设定,注意避雷哈。
—题目真是越来越随便了,都是论文的错。
——————————
“叶修、叶哥……”孙翔一一米八几大高个儿偶尔蜷起来泪汪汪拽着叶修衣角还意外挺萌,“你就没什么时候会觉得需要我吗……”
“我也有想被需要的感觉啊……”

叶修缓过神来,捶了捶自己额头,叹了口气:做了这么个梦还真是魔怔了,但是为什么会觉得这样的孙翔,居然又雷又萌的来着?
餐桌对面的孙翔拧着眉咬着筷子头,警惕的眼神像在看一个即将犯病的傻子:“叶修,你怎么了?头疼?”
叶修瞅他:“老实吃你的——小笼包还要吗?”
孙翔立马点头,不自觉露出一点类似于小狗乞食的神色;叶修也就顺应自个儿内心,把自己面前的小笼包推过去之后,顺手揉了揉孙翔支棱起来的乱七八糟的头发。
叶修不紧不慢地咬油条、喝豆浆,孙翔吃得快,喝完粥用纸巾抹了嘴就站起来了,推开椅子要走。
叶修连忙叫住他:“今天什么安排啊?”
二十出头的小青年突然勾起一点坏笑,手指冲着叶修勾了一勾:“你过来我告诉你。”
“……”叶修沉默了一下,道,“你是不是又看什么小说了,沐橙推荐给你的?”
“我没……!!”
孙翔又气又羞,耳根都红了,快步回了自己的卧室。
罪魁祸首摸着下巴琢磨:这都好几年了,怎么还这么容易被气到啊?真的可爱。

虽然叶修和孙翔目前处于交往且同居的状态,然而两个人仍然各自睡在不同的卧室里——某天周泽楷和江波涛前来拜访的时候,后者真心实意地表示了钦佩,不愧是叶修前辈,真的牛批。
可不是嘛,没听说过有了对象还过得清心寡欲洁身自好的。
叶修倒不是没想过那事儿,但是孙翔从来没表示过那方面的意思,他也不好意思提,搞得好像自己多急色似的。
他有点忧伤地低头瞅了瞅:什么时候才能被需要一回啊?
叶修想着这点有的没的,慢悠悠往孙翔房间里去了。
孙翔的卧室比叶修的大一点,所以孙翔索性给弄了个微缩训练室配置,一个长桌两台电脑以及舒服的椅子,方便平常和叶修下竞技场PK或者是一起副本什么的。
叶修站在孙翔身后的时候,后者刚完成了一组跳跃的训练,旁若无人地做手操。等到叶修拉开凳子坐下来之后,孙翔才不知道从哪儿拿了杯水摆在他面前,柠檬味的。
“竞技场吧?”孙翔含着一支棒棒糖,含糊不清地问;他最近很迷恋这个牌子这个口味的糖,一天能吃掉一包。
叶修曲起指节敲了敲孙翔的腮帮子,在后者做出挑眉的表情时捏住糖棍儿、把糖果抽出来,然后亲下去。
作为恋人关系,他们俩其实很少有亲密举动,顶多也就牵牵手、抱一抱什么的——张佳乐都感慨说没见过这么校园青春风的成年人恋爱了。孙翔被这个突如其来的亲吻吓了一跳,紧张无措到手都不知道放哪儿,最后捏住了自己T恤衫的下摆;叶修倒是挺顺溜地用空闲的手扶住了对方的肩头,舌尖也搅和到恋人的口腔里去了。
好半晌以后叶修才松开了孙翔,把棒棒糖塞进了孙翔仍然张着的嘴里。
这会儿孙翔才慌慌张张反应过来,用拳头抵着嘴边“嗯嗯”了好几声。叶修觉得有点想笑,就真的笑着问孙翔:“怎么了?”
孙翔英气的脸上通红一片,眼睛却还是亮闪闪的。他犹豫了一下,转过脸去对着电脑显示器。
“房间我开好了啊,房间号1348,密码四个六。”
“……”叶修这会儿是真的纳闷了,他的右手放在桌子上有规律地敲着,扭过头去盯着孙翔的侧脸,“我说孙翔同志,你是不是对我有点意见啊?”
孙翔有点莫名其妙:“没啊?”
叶修盯了他半天,发现这人是真的毫无自觉,最后实在没辙了,咬牙切齿地复述那句梦里的话:
“你就没觉得什么时候需要我吗?”
孙翔懵懵懂懂:“有……吧?”
“说说?”
孙翔就认真地掰手指开始数:竞技场的时候啊,下副本的时候啊,出去吃饭的时候啊。
叶修听他数了一堆,不是跟荣耀相关就是跟吃的相关,终于折服在恋人迟钝的神经下,直接往孙翔裤裆里摸了一把:“那这方面需要吗?”
这回这个流氓当得彻底,孙翔被吓了一跳,小腿撞在柜子隔板上疼得脸都白了,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回话。
叶修无奈,把孙翔的腿抬起来搁在自己膝盖上,一边替人揉着撞到的位置,一边语重心长道:“翔翔啊,我们俩现在这个关系,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换句话说,你像个二傻子我都能接受——”
“你是二傻子!”孙翔立马打断了他。
“哎是。所以说,有需求你也不用瞒着,告诉我就行,毕竟长辈嘛,就是要替小辈排忧解难的是吧——”
孙翔听这话怎么听都觉得哪儿不对劲,又好像挑不出毛病来,只好没什么力道地反驳:“什么长辈啊,你不也才大我七岁。”
“也是啊。”叶修笑了一下,手指顺着孙翔小腿线条漂亮的肌肉捏上去,越过腿弯到达大腿。
孙翔非常机敏地一脚踹在叶修膝盖上,不轻不重刚好够挣脱也不会弄疼对方。
“晚上再说!”孙翔正色。
叶修眨眨眼睛,确认自己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好,那我可等着啊。”

—没了。

评论(5)
热度(86)
© 白红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