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绝十九都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全职/叶翔】意外之恋

—点梗,@사랑 고양이 花吐症。我发现我的花吐症画风好像是不太一样的……呃,大家多担待吧。
—想不好花的品种(毕竟没学植物学),最后从网上找了一下,月桂的花语是骄傲。设定是嘉世翔(因为我很喜欢x)。以上。
—写着写着发现问题了,本文所有的叶秋指的都是叶修!!!
——————————————
孙翔是被一阵花香熏醒的。
他揉揉自己睡得乱七八糟的一头亚麻金短发,打着哈欠左顾右盼,这才发现自己的枕边有几粒浅黄色的小花。
这什么?孙翔看了看寝室的窗——是关好的没错啊?
他再次挠了挠脸颊,决定放过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先去洗漱:一叶之秋还在等他呢。

虽然是春天,但是天气已经意外的热了;孙翔只穿了嘉世的短袖队服,而把外套拎在手上。
孙翔其实不太喜欢嘉世队服的配色,尤其是在春夏季节,相比起来,他倒更喜欢越云战队浅蓝色的队服。但是嘉世队服带来的象征意义实在太大了:三连冠,王朝,斗神……还有叶秋。孙翔下意识地拽了拽队服下摆。
叶秋现在还在那个小网吧里当网管吧?
想到这里,他觉得鼻子有点痒,偏过头小小打了一个喷嚏,松开手,指缝里就漏出星星点点的浅黄色小花。
“孙翔?你愣在这儿干嘛?”
迎面走来开口出声的居然是苏沐橙。这位联盟有名的美女选手向来不给孙翔好脸色,说话的次数也是寥寥可数;眼下估计是因为孙翔站在原地挡了她的路,她才语气不善地跟孙翔说话。
大概也是因为天气热,苏沐橙把长发束成了马尾辫,绑头发用的还是带蝴蝶结的发圈,不同以往的造型让人很是眼前一亮,穿的又是短袖短裙,露出一双漂亮雪白的长腿;但孙翔完全没有心思去欣赏美色——他飞快把手里的一捧花塞进口袋,脸一扬说一句“没事”就急匆匆走了。
就算孙翔神经比水管还粗,他也意识到了哪里不太对劲。

“哎?!叶秋?!”
孙翔本来是想买个冰淇淋冷静冷静的,没想到在小卖铺门前遇到了这个人,一时间他被口罩遮住的帅气脸庞上红一阵黑一阵,而表现在能被叶秋看明白的部分,就是他的一双桃花眼瞪得老大,满脸写的是“难以置信”四个字。
叶秋笑呵呵地应了一声。
孙翔盯着叶秋的脸呆了呆,下意识地冒出一句:“你黑眼圈好重。”
然后他回过神来才发现这句话关心的意味有点重,连忙又补上:“果然是老年人了,还是退休吧,跑去当什么夜班网管啊!”网管这事还是刘皓有意无意提起来的。
叶秋很无奈地看了看这个小年轻,对他的垃圾话水平颇为担忧;但是呢,这个眼神在孙翔看来,就全然是嘲讽的意味了。孙翔顾不上接过冰淇淋,手里抓着小木勺就跟抓着战矛却邪似的,眼睛则是怒瞪着叶秋。
“你看什么……咳、咳咳!”
孙翔话还没讲完就开始弯着腰咳嗽,倒把叶秋吓了一跳,在上不上去扶人之间犹豫不决。
“那个,小孙同志?你没事吧?”叶秋想了想,还是上去搀着人了,两个人之间只隔着两件棉质的T恤;叶秋闻到孙翔身上带着太阳光的气息混合着牛奶味的沐浴露,还有一丝丝甜腻的花香。
孙翔不领情,啪地甩开叶秋的手;他一双眼睛被停不下来的咳嗽逼得红红的,又水汪汪的,怎么看都惹人疼。
“要你管!”
说完孙翔就转身跑了,小卖铺老板捧着逐渐融化的牛奶冰淇淋,一脸懵逼。
叶秋也很懵逼,心说小朋友这是有多恨他啊?
孙翔一边边往嘉世俱乐部的队员寝室楼跑,一边抽空摘了自己的口罩——刚刚咳出的月桂花已经充斥了口罩与皮肤间的空隙,再不拿开孙翔觉得自己大概是要憋死了。
孙翔满头大汗地关上自己寝室门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付了钱却忘了拿冰淇淋。
这下孙翔终于判定自己是病了,不,不对,或许是妖精也不一定?月桂树妖精之类的……
孙翔通过想象他被科学家抓去实验室解剖的场景,成功把自己吓到了。

隔天叶秋就从苏沐橙那儿得知孙翔病了的消息。
“病了?”叶秋奇道,但转念一想孙翔那天咳成那个德性,好像也对得上号,“不严重吧?看医生了吗?”
苏沐橙一噎,眼神变得十分微妙:“他一个人躲在房间里,也不肯看队医。……叶秋,你怎么忽然这么关心孙翔呀?”
叶秋说:“咳,我这不是关心一下嘉世新队长的情况嘛,如果他一直这样,接下来的比赛怎么办?”
他摊了摊手,表情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苏沐橙闻言却只是抿着嘴一直笑,什么话都没说。
叶秋正琢磨着什么时候找个借口去看看孙翔,结果傍晚又在小卖铺门前偶遇了那个声称生病的嘉世新队长。
“……”
叶秋很是无语地瞥了一眼孙翔——这个身高一米八几的少年倚靠着柜台,把黑色的口罩拉到下巴颏儿上,正一下一下地舔着一支甜筒,淡粉色的薄唇上沾着雪白的奶油;等到冰淇淋融化、从边缘淌下来,甚至沾到孙翔手指上的时候,他又垂着眼睛很认真地舔掉,看上去倒是意外可爱。
孙翔琥珀似的一对眼珠转过来的时候,叶秋就发觉他跟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浑身的毛都快要炸起来了。
“你你你……!”
孙翔憋了半天,最后嚷出一句:
“病原体!罪魁祸首!”
叶秋的一声“病好了啊”就生生噎在了喉咙里。
孙翔这两天经过反复且严谨的实验,发现自己只要想到叶秋就会咳嗽,边咳嗽还边吐花:现在叶秋在他眼中已经和病毒、病原体、神秘致病菌画上等号了。
他想跑,但是来不及了。
孙翔惊天动地地咳嗽起来。
“哎哎别激动……吐了啊?哎?这啥?”叶秋的表情从懒洋洋变成了惊讶。
孙翔有种秘密被人窥破的尴尬和紧张,他略略低着头,耳根连带脸颊涨得通红,好半晌才小声回答:“……花。”
跟个毛被打湿后蔫头耷脑的大型犬似的。
叶秋因为听苏沐橙提到过,结合孙翔刚刚说的话,心里明白了七七八八,一时想笑,面上又不得不装出一副正经的样子。
“啊,你这病我知道怎么治的。”
孙翔眨巴眼睛,半是惊喜半是怀疑地盯着叶秋。
他想,叶秋虽然总是很欠揍,但是好像真的懂得很多……那,应该是真的吧?
孙翔往叶秋身边凑了凑,勉勉强强作出一副洗耳恭听的姿态,实际上呢,还是一脸“有什么知道的还不快快说来”“我肯听你说话是你的荣幸”的样子,叶秋看得可清楚了呢。
叶秋倒是优哉游哉,左右四顾了一番——很好,向来人多的街道上因为午后暴晒的阳光而僻静得很,小卖铺老板也非常识趣地躲去了货柜后面。
他搭住了孙翔的肩膀,往那漂亮的、还沾着一朵小小的月桂花的嘴唇上飞快亲吻了一下,把那朵花含在了自己的唇齿间。
“你……?!”
孙翔是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

-END

不,我在写什么……后面就是齁甜齁甜的恋爱!!但是我前面写的真柴啊……一时语塞。

评论(9)
热度(109)
© 白虹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