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红贯绝十九都

圈名=褚瑶。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头像图@懒虫_(:3 」∠)_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涉猎巨冷且行且珍惜。

【ES/薰飒】人の世のものとは见へぬ桜の花

—日本教育业我不懂,也没找到详细资料,所以就,瞎几把写(。)大概是薰飒的双向暗恋,但是飒马比较懵懂吧所以就……薰哥加油!…

—速成短打!!!飒马乖女儿生日快乐!!爱你!!妈妈爱你!!

—题目是瞎几把搜的土方先生的诗,人世皆攘攘,樱花默然转瞬逝,相对唯顷刻。以上。

——————————————

平静的一天。

神崎飒马在窗口的座位上吃午餐便当的时候,突然这么想道。在冒出这个念头的同一瞬间,他的筷子尖把便当盒里炸得金黄的天妇罗扎了对穿。

窗外树枝上的樱花随着风微微颤动着,像是害羞的少女,脸颊也是绯红色的。

飒马想,好像是少了什么,整个学校都变得安静了。

他飞快地吃完剩下的食物,抱着一盒给龟五郎做的新口味龟粮,急匆匆地跑出教室,穿过格外寂静的长长的走廊;还差点撞上了楼梯口的明星。

他去了海洋生物部的社团活动室。

偌大的活动室里装着很多的水族箱,却是空空荡荡,只有在少数几个水族箱里才能看到色彩缤纷,或是面相丑陋的海水鱼类;一眼可见的,没有人。

飒马呆呆地站了一会儿,去和幸存下来的那些鱼一一打了招呼,而后放下手里装着龟粮的盒子,出了门。

“中午好,飒马。”

飒马从浑浑噩噩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发现和自己打招呼的人正是海洋生物部可亲可敬的部长殿下,立刻精神一振,脸上露出愉快的微笑。

深海奏汰穿着一身纯黑色的西装,内里搭配着洗得雪白的衬衫,手里抱着一叠书本和什么文件之类的。

“今天不能和飒马一起「玩水」好可惜……”奏汰也露出了类似的笑容,“以后「社团」的大家就拜托飒马了哦♪”

他伸出手来很轻很轻地抚摸着飒马的脑袋,轻到都不会把飒马梳理整齐的头发弄乱;飒马一时间有点发怔,但还是下意识地用力点头。

“以武士的尊严起誓,在部长殿下不在的时候我一定会努力的……!”

“那么,飒马要加油哦,会成为合格的「偶像」的吧……♪”奏汰拍了一拍飒马的肩膀,忽然又想起来什么,“薰有来跟你「道别」吗?”

飒马终于明白过来,是因为一直没有看见羽风薰才会觉得哪里怪怪的,他一面想着那个轻浮的男人大概是又去骚扰转校生殿下了,一面摇摇头否认,顿了顿,他语气急急地补充:“我才不想见到那……羽风殿!……可能会控制不住想打他吧,今天这样的日子,不太好。”

后半句他的语调低落下来,连向来明亮的眼睛也略微暗淡了。

“薰不会这样「不辞而别」的,毕竟飒马和薰是好伙伴啊♪”

“我和他才不……”飒马来不及反抗完这一句,奏汰已经噗咔噗咔地走了。

飒马很小声地叹了一口气,略略垂着头向前走去。

他想起晴朗的天,被阳光灼晒得发烫的地面,碧蓝的大海,柔弱美丽的樱花,武士刀在月下发出的淡淡幽光……还有,「返礼祭」时候的羽风薰眼睛微微弯起来的微笑模样。

怎么会这样?飒马懊丧地想,没了羽风薰应该会少去很多麻烦才对,这是值得庆幸的事。

飒马想起自己的一双运动鞋放在更衣室的储物柜里,就往后倒了倒,拐去了更衣室。

“哎……?”

他拉开柜门,发现里面有一个外表挺陌生的盒子;拿起来晃晃——不沉,有细小物件碰在内壁上的轻响,好像还有纸。

神崎飒马犹豫了好久,才打开看了。

里面装的是一颗纽扣,一张纸,和一个小口袋,看起来非常普通的那种。

飒马愣怔了好一会儿,先打开那个小口袋。

是许多收集起来的樱花花瓣。

他又把目光移向了那张纸:深深呼吸后,他用手指把写了几行字的信纸捻起来。


小飒马,这颗纽扣就留给你咯♪

相信在不久后的将来,樱花重新开放的时候,会在舞台上再见面的吧?

虽然不像是我会说的话……但是,期待见到你。


重逢……吗?

评论(4)
热度(26)
© 白红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