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贯绝十九都

过气写手。
绑定情缘@陆沉
拒绝KY,你要来我就拉黑你。

【全职/叶翔】震惊!十八岁的那个他竟然……

—老样子,梗来自这位大佬(……) @欧石楠 



—题目瞎起的23333不会写十八岁的叶修,ooc和bug肯定有,见谅。

—设定大概是,两个给(……)

—是给老叶的生贺啦虽然梗是挺久以前了!

——————————

叶秋——啊,当然是出道时偷用了弟弟身份证的叶修,为了方便我们下文将直接称呼他叶修好了——他想,即使上天为了打击报复一下他这个十八岁就顺风顺水拿到一个荣耀联赛冠军的年轻有为的帅哥,这事未免也太离谱了吧。

他转过脸看着自己这张狭小单人床,旁边侧睡着一个眉眼俊朗的少年——他看起来睡得不好,眉头皱着,嘴唇抿着,但还是挺可爱的……

不,等等,可不可爱不是重点吧!

叶修从床上下来,纠结了好一会儿才拿起床头柜上自己的烟盒,抽出一支,点燃。

不,并不是事后烟什么的。

“哈啾——!”

对方被烟味呛醒了,同样从床上坐起来,揉着自己惺忪的睡眼,因为缺乏睡眠而整个人显得呆呆的:“你谁……诶叶秋?!”

后面半句尾音上扬到走调。

叶修抽完最后一口烟,把烟头往昨晚上喝剩下小半杯水的纸杯里一捺,颔首:

“粉丝是吧,你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你溜门撬锁跑来嘉世宿舍不好吧。”

粉丝???

刚接手一叶之秋神级账号卡的孙翔做了一夜走上人生巅峰迎娶苏沐橙的美梦后,在早晨七点陷入了懵逼。

“谁你粉丝啊??”孙翔很不耐烦地挠了挠头,环视了一下四周——房间很小也很干净,跟他睡前印象里那个摆满一叶之秋周边的屋子不太一样。

他隐隐地觉得有点不对劲,克制住自己想连滚带爬下床的心情勉强保持着高冷优雅地走到桌前,把椅背上搭着的嘉世队服翻过来一看。

卧槽??一颗星?嘉世三连冠呢???

孙翔傻眼了。

孙翔忍受着叶修对他身上穿着的超级玛丽睡衣的鄙夷目光,开口:

“那个,咳,今年是什么年份啊?……不是,你能不能别盯了?!”

“外星来的朋友你好,今年是公元2015年今天是……”

“我不是外星人!!”



“哦,你说你是八年后?嗯,联赛第八赛季的时候莫名其妙穿越过来的?”

叶修挑了挑眉,拿出烟盒——他也才十八岁,点烟的动作却非常熟稔了,全然是一个老烟枪的模样,低头深吸了一口,才重新抬头看着孙翔。

孙翔咬着一个小笼包,点头。

他对自己的现状有点着急,但也知道着急并没有用,因此全副心思都放在了眼前的小笼包油条和豆浆上……还挺好吃的。

“好吃吧?”叶修说。

“嗯。”孙翔倒是认可地点点头,塞着一整个小笼包的腮帮子鼓鼓的就像一只小松鼠。

“论早餐这顿,嘉世食堂都比不上张大妈这家……哎扯远了,那你现在怎么办啊?回得去不?”

“不太清楚。”

叶修对孙翔的身份接受得很坦然,也没有问之后几年的冠军归属,这让孙翔反而憋得难受,支吾了好一会儿才说:

“你就不好奇,以后几年的冠军是哪个战队的吗?”

叶修想了想,说:“不好奇啊。我想吧,我怎么着也能再捞三四个冠军吧,再之后就不好说了。尽力就好。”

孙翔给他一噎,心说这人该不会一直保持这种说话风格吧,还不给人打死?他这么想的,也这么问了。

叶修笑:“不啊,大家都是文明人嘛,不服就竞技场见呗。”

孙翔挑眉。

鉴于孙翔同志穿越来的时候全身上下只有一套睡衣甚至连个硬币都没有,当然也没有证件什么的,也就是所谓的黑户了——叶修对他表示了深深的同情,然后拉着他去找了老板。

叶修跟陶轩说:“这个,我弟啊,小孩子离家出走来着。……唉这不是闹脾气嘛,咱宿舍给他个床睡两天,改明儿就打包送回家去了。”

陶轩上下打量着穿睡衣的孙翔,表情微妙,心说:还打包送回家,你弟比你还高小半头呢……不过还是点头应允了。

嘉世战队处在刚起步阶段,宿舍只有一幢楼,刨开现役队员和两三个青训营的预备役,刚好还剩下一个空房间——平常是嘉世人用来放杂物的,一个杂物间。

“……”孙翔看着一半堆满纸箱子的杂物间,啊不是,是他的卧室,声调略有点颤抖,“这能睡人???”

叶修倒挺看得开的——废话,反正也不是他睡,当然看得开了——拍了拍孙翔的肩膀:“没事,就灰积厚了点,换个床单就行。”

这不可能。孙翔虽然不是一个洁癖,但是也不能忍受在满屋子灰尘里睡觉:他转头就走。

“哎哎哎,哪儿去啊?”

孙翔一双漂亮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我去你房间打地铺也不睡这儿!”

“……”

叶修心说估计强行让孙翔睡杂物间是不太可能了,就先转移了一下话题。

“我去给你拿件衣服来换,总不能老穿睡衣出门吧。”还是个超级玛丽。

孙翔就拿到了一套,叶修的备用队服。

“怎么样,冠军队的队服感觉不错?”

孙翔说我要是不穿越过来现在也该穿上嘉世队服了。

“那不一样啊。”叶修帮孙翔平了平衣领子,“这是冠军队、嘉世的队长的备用队服,你应该感到与有荣焉。”

孙翔呸他。



好吧,叶修觉得孙翔还是挺有意思的,虽然还有点傻。

“哎!”孙翔打出最后一记强龙压,把键盘轻轻一推,向后靠在椅背上,“就差最后一点!”

“差一点点也是我赢啊。”叶修叼着烟,等显示屏上的荣耀两字自动消退,回到竞技场的房间显示,“可不要耍赖啊,小孩子才耍赖。”

电子竞技也是颇耗费心力的,孙翔拿起一边的纸巾抹掉额头和手心的汗,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不会。再来!”

反倒是叶修抻了一下懒腰,道:“不了,休息一下吧。”

“记得是二十一比零啊。”

“知道了!!”

孙翔气呼呼地背过身去喝水。

叶修捏了捏手指,重新把右手放在了鼠标上,把刚才那场的视频记录放进一个新开的文件夹里。

孙翔的操作相比起叶修来的确过于青涩,这导致他在二十场里没赢过一场,但他的意识很优秀,假以时日,会成为大神级别的选手吧。

叶修笑了笑,把快烧到手指的烟头按灭,想,我管这事做什么。

或许是为了一叶之秋?孙翔在和叶修的几句交谈中,已经不小心透露出了他手里用的账号卡正是一叶之秋。真是个没心眼的孩子。

叶修对这个判断不置可否,他只觉得孙翔挺可爱的,他也不介意指点一些——就算他们日后是对手。

他偏头看了一眼孙翔的后脑勺——柔软蓬松的短发被染成了显眼的浅色亚麻金,但意外的不显得俗气,让人很有……揉一把的冲动。

叶修轻咳一声,阻止自己再这么想下去。

“叶秋,你要哪个?”孙翔出了一趟房间,又很快回来了,左右手里各提着个塑料袋,装的是饮料:左手是柳橙汁,右手是咖啡,都散发着一丝丝白色的热气。

“橙汁吧,谢谢。”

叶修接过来喝了一口,想起来什么:“嗯?你哪来的钱?”

“……你口袋里摸的。”孙翔话说了一半就虚了。

“……”

叶修无语了一阵,道:“还剩多少?”

孙翔摸了摸口袋,一把零钱,数一数:“二十九吧,怎么?”

“给我买包烟,红塔山的。”

孙翔懵了。



冬天时候天黑得很快,五点多的时候叶修带着孙翔去嘉世门口小巷子里吃面。

虽然平常有点吵,但是孙翔吃东西时候还挺乖巧的。两人吃了一阵,又聊了一阵;叶修拿出烟来要点,被孙翔给掐了。

到了要上床睡觉的时候,孙翔果然还是不肯去那个由杂物间整理出来的寝室,最后两个人在叶修的寝室面面相觑。

孙翔抱着一床毯子非要打地铺。

叶修瞥了一眼孙翔露出来的一截线条优美的小腿,上面有一道不知缘由的淤青,他就心软了,让孙翔睡到床上,而他自己打地铺。

这回换孙翔傻了,他挠了挠头,呃了好一会儿,最后憋出一句:“这样不好吧?”

“谁让你金贵?”叶修半真半假地嘲讽,从孙翔手里接过毯子。

孙翔想了想:“一起睡床上?”

这可真是个馊主意。话一说出口,孙翔就后悔了,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结果还是稀里糊涂地睡在了同一张床上。

叶修作为队长,床还是比较大的,两个少年人挤一挤,也能睡下。只是孙翔尴尬得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被子一卷,背过身去。

叶修反倒是没什么所谓,把床头灯揿灭了,突然又想起来什么:“啊,对了,其实叶秋不是我真名。”

孙翔转过头,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在昏暗的房间里也是闪闪发亮的。

“是叶修。”

“八年后再见面可别叫错了。”



孙翔醒来的时候,房间里还是昏暗的,空荡的,放满了一叶之秋的各色周边。

他打了个哈欠,慢慢地从床上起来,套上新配发的嘉世队服,上面是三颗星没错。

嘉世门口左转的张大妈家的早餐很好吃,特别是小笼包。

孙翔这么想着,走出了嘉世俱乐部的大门。

“怎么样,试试过八年张大妈家的小笼包口味变了没?”

孙翔眨了眨眼睛:“叶修?”

叶修笑了:“嗯。”


—End.

是的就是烂尾(要脸吗)


小剧场两则。

Part 1.

十八岁的孙翔穿越回去后。

陶轩:???你那个弟呢?

叶修:回去了啊。

陶轩:……。(内心os:???这才一晚???而且早上保安也没见人出去啊……)

早餐店张大妈:小叶啊,昨天跟你来的那个小帅哥呢?

叶修:……

Part 2.

当十八岁的孙翔穿越八年前的时候,十岁的的他也来到了八年后……

苏沐橙:咦,哪来的小孩?

刘皓:???不是,孙翔去哪儿了啊???

张家兴:哎小孩儿???喝牛奶吗?

(十岁的)孙翔:……(你是弱智吗.JPG )

最后还是小孩儿刚不过大人,被亲亲抱抱举高高了。

孙翔心很塞了。


评论(13)
热度(209)
© 白虹贯绝十九都 | Powered by LOFTER